应学俊  
 
 
 


 
 
草根视界
 
  浏览数:14510335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阶级、阶级斗争理论”与科学发展观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6-12-04 17:03:51
 

“阶级、阶级斗争理论”与科学发展观

(原创:应学俊)

阶级、阶级斗争”理论曾经长时期统治中国的意识形态。截至目前,姓无姓资、姓社姓资等各种“阶级论”依然是某些人作论的“思想武器”,比如“民主”原本姓“民”,可某些人在它前面冠以“资产阶级”,便可大加挞伐;再如,现在不好提“以阶级斗争为纲”了,可中国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先生发明了“我们所处的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可谓“创新”!在这些人看来,“阶级、阶级斗争”理论堪比“神器”,足可对不同意见者“一剑封喉”。但是,在所谓剥削阶级早已被剥夺了生产资料后,敌对阶级中的顽固分子已经被“咔嚓”殆尽的情况下(姑且不论杀错杀对),“阶级”事实上不复存在,而至今,所谓剥削阶级的人也大多作古——这套“阶级、阶级斗争”理论立论依据何在?这套理论衣钵为何至今被众多继承者视为家珍、圭臬?它是科学的吗?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义吗?我们必须抽丝剥茧一探究竟。

● 毛泽东1962年再次强调“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背景

1962年“七千人大会”以后,毛泽东“憋了一肚子气”(江青语),到上海、杭州等地转了一圈,算是考察调研……应当思考了很多问题,主持了其后在北戴河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为随后即将召开的八届十中全会(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做准备,做铺垫。

“阶级论”和“阶级斗争理论”固然是毛泽东笃信的革命理论,但在1962年重新将其强调到最高度,以致定为执政党在整个社会主义阶段的“基本路线”,且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还有其它背景。

其一,大跃进失败,大饥荒爆发后,毛泽东不得不默许客观上“大跃进”下马和刘、陈云、周等调整经济政策(重新以粮为纲,摆正农轻重关系,适当允许自由贸易,默许一些地区试行包产到户等)。但毛泽东认为刘、陈云、周等过份夸大了困难,从心底里并不赞同如此“调整”(面对严峻形势,毛也说调整,但他认为压一压过高指标和“浮夸风”等就行了),毛认为刘少奇等人那样调整是搞“资本主义”,实际上否定了他关于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发明——但迫于数千万人饿死、经济几乎崩溃的严峻形势,他又拿不出解决的办法,只有默许,但绝不服气,这就是江青所说“憋了一口气”。毛泽东被一直颂扬为“英明伟大、一贯正确”,他无法接受“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如此走麦城的现实,“气”从此来

其二,同年7月9日和11日,邓子恢给中央党校作《关于农业问题》的报告,提出建立严格的生产责任制,实行队(生产队)包产,组包工,田间管理包到户;对一些特殊的技术活,可以实行联系产量超产奖励等责任制。毛则认为这是破坏了他鼓吹的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原则,就是搞资本主义了。

其三,既然客观证明“大跃进”失败了,就应当给因对“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曾有不同意见而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右派”的约300万左右各级干部以及一些群众甄别平反,也好鼓起他们战胜饥荒等困难的劲头,毛也只好极不情愿地默许(但后来,他称之为“翻案风”,成为刘少奇等人的罪状)。6月16日,彭德怀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写了一封长信(即“八万言书”),请求党全面审查他的历史。信中特别申明,他在党内从未组织过什么“反党小集团”,也没有任何“里通外国”的问题。尽管刘少奇公开、明白表态不同意彭德怀申诉和翻案,维护毛的权威,毛还是认为这是“翻案风”的直接体现。等等。

于是,有了本文开头所说的1962年8月的“北戴河”会议,毛泽东开始大肆阐发他的“阶级、阶级斗争理论”。客观上说,毛唯有用这一套理论,才能“扳回”他的在“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上输掉的“理”,才能让所有对此的非议“一剑封喉”。

● “阶级、阶级斗争理论”——毛泽东的“斗争”武器

在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说,社会主义国家,究竟存在不存在阶级?在外国有人讲没有阶级了,……只有对外矛盾了。像我们这样的国家是否也适用?……有没有阶级,这是个基本问题。——毛首先抛出这个一般人不大敢发表看法的大前提,于是,下面就可以任意延伸了。

毛泽东号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毛泽东接着说:现在有一部分农民闹单干,究竟有百分之几十?有说百分之二十,安徽更多。……究竟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 农村合作化要不要?“包产到户”还是集体化……现在就有闹单干风,越到上层越大。……资产阶级争夺小资产阶级搞单干。如果无产阶级不注意领导,不做工作,就无法巩固集体经济,就可能搞资本主义(还是姓无姓资、姓社姓资这套“阶级论”)

毛泽东又说:1960年以来,不讲光明了,只讲一片黑暗,或者大部黑暗。思想混乱,于是提出任务:单干……单干势必引起两极分化,两年也不要,一年就要分化……资本主义思想,几十年、几百年都存在,不说几千年,讲那么长吓人……搞一辈子革命,却搞了资本主义,搞了修正主义,怎么行?我们要搞一万年的阶级斗争,不然,我们岂不变成国民党、修正主义分子了……

以上便是八届十中全会正式向全党、全国号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背景和前奏。

当时,毛泽东如此严峻的讲话,自然没有任何人敢说半个“不”。而今,我们不能不用正宗马克思主义对毛泽东当年的错误思想做一番分析和批判。事实上,从1962年北戴河会议可以看到,“文革”的毒芽在孕育中——“文革”之根正在这里

诚然,共产党刚一进城,确实就出现了许多腐败现象,所以才有了“三反五反”、这反那反各种运动。但这是专制体制弊端使然,还是所谓“阶级斗争”使然?用马列毛思想武装的革命者曾舍生忘死,为何会被看不见的“资产阶级思想”腐蚀?为何马列毛如此教育几十年竟无法进入他们的头脑?事实证明:用非黑即白的“阶级论”无法解释一切社会现象,也不能解决所有国家治理问题和社会问题。(何况,1950年代起阶级的确已基本消灭,地主资本家的生产资料已被没收和“赎买”,连自由买卖都禁止了,人民公社化以后,农民土地也分毫全无归集体,成为地道无产阶级“打工仔”,试问,阶级何在?)

毛泽东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此话有一点倒是不错的——掌握了话语权的最高领袖,可以用这套似乎堂而皇之的“阶级斗争”理论,轻而易举击败所有持不同思想、政见或意见的同僚、公民,且无须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只要以“阶级斗争理论”“亮剑”,只须宣布某人“离右派还有几十米”就足够了。到了“文革”,毛泽东更任性更离谱,随口而言:“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內,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呜呼,如此“阶级论”!原本就是为推翻地主资产阶级统治而跟共产党、毛泽东枪林弹雨干革命的老共产党人,推翻了资产阶级统治,自己却又要“搞资本主义复辟”?他们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是什么逻辑?

若坚持“阶级论”,“资产阶级”当道的美国、日本、英德法、新加坡等等,甚至香港,他们那里腐败程度应该大大超过中国才对,可事实是,恰恰相反!用“阶级、阶级斗争”这套理论如何解释?

共产党内有一个“资产阶级”?——此说石破天惊!国人当时真是一头雾水。只觉得其意深不可测,非凡人可以理解。但有了这套“理论”,就可以对所有政治对手或所谓异己者无所不用其极了——因为“阶级斗争”原本就被一直说成是“你死我活”的

毛对于“阶级、阶级斗争理论”的运用可谓以至化境,轻而易举使之成为打击政治异己的有力武器,真是“一抓就灵”,中招者皆无还手之力,因他们民主、平等的话语权已自我尽失,在他们自己树立起来的“神”面前早已连辩论和申辩的机会也没有了,唯有听“神”摆布——君不见,彭德怀在临终的癌痛中多次高呼要见圣上一面却不得,可谓死不瞑目。这恐怕是“老祖宗”马克思做梦也没想到的,但这与秦始皇有一拼,但这与秦始皇有一拼,且毛泽东从不讳言于此

● 毛泽东自己并没有阐述和论证自己提出的问题——马列如是说

社会主义国家,究竟存在不存在阶级?”——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可惜毛三言两语,语焉不详,更无论证——但无疑是肯定有“有阶级”也有“阶级斗争”的,而且后面还很不靠谱地随口宣示“我们要搞一万年的阶级斗争,不然,我们岂不变成国民党、修正主义分子了”——无论从事实还是逻辑,这都是显而易见禁不起推敲和反驳的“任性”之语。

中共和毛泽东都是宣示信仰马列的,我们就看一看“老祖宗”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吧。

共产党宣言我们姑且不说马克思主义“阶级论”本身有不完善以及某种僵化而需要与时俱进之处,即便正宗马克思主义“阶级论”,也从未以所谓“思想”“残余”来划分“阶级”——阶级的划分从来都是以资本和生产资料的占有、社会财富的分配结果等来划分的。正如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上再次加注重申:“资产阶级是指占有社会生产资料并使用雇佣劳动的现代资本家阶级。无产阶级是指没有自己的生产资料、因而不得不靠出卖劳动力来维持生活的现代雇佣工人阶级。”尽管列宁也有许多极左思想,但他也明确指出:“区别各阶级的基本标志,是它们在社会生产中所处的地位,也就是它们对生产资料的关系。”——由此看来,毛泽东提出的“社会主义国家,究竟存在不存在阶级”的问题,其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当然,不存在阶级,并不等于不存在矛盾,但那是不同意见和思想的矛盾,不是阶级矛盾,故不能用“阶级斗争”方式来解决,而应当用民主的、平等的协商、论辩以及民主决策的方式来解决。

“老祖宗”的谆谆教诲岂能不好好读一读?即便要“中国化”,也得言之成理不是?如此妄言妄语,科学性何在?真理性何在?

但毛氏理论一出,便为打击异己找到了有力武器。因为如此以来,所有不同思想、观点的碰撞就是“阶级斗争”了——而且,既然是“阶级斗争”,自然就是“你死我活、置之死地而后快”了……呜呼!难怪思想罪、言论罪遍及中华,张志新、遇罗克、李九莲等等等等,多少人为此血流成河!“阶级、阶级斗争论”——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 听起来似乎“暖人心”的防止“两极分化”——其实是乌托邦作怪

毛式“社会主义”是乌托邦“大同思想”的反映,是空想。在毛泽东看来,在农村就是要:不论效果如何,土地归集体,活要一起干,收获要做到“缴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才是自己的(进入个人分配)”,这才是“社会主义”。倘若土地仍归集体所有,仅仅是“包产”定额,除上交国家、集体的,超额自得,多收多得这就是所谓“单干风”了,就是资本主义了,就动摇了“社会主义性质和基础”了。毛泽东的理由是,搞“三自一包”就会产生贫富差距,就会产生新的富农、地主。

毛泽东反对“包产到户”,理由乍看言之凿凿:包产40%到户,单干、集体两下竞赛,这实质上叫大部单干。……单干势必引起两极分化,两年也不要,一年就要分化……

这不是危言耸听吗?土地仍属于集体,仅仅是包产量定额,怎么会出现新的地主、富农、剥削阶级?

但毋庸讳言,“三自一包”会使农村产生一些贫富差距(即非“均贫”),这倒是不可回避的现实,“共产主义”尚未实现,做不到“按需分配”,贫富有差距这原本是社会常态,政府适当调控,不让这种“差距”向两极无限发展即可——产生“两极分化”是危言耸听,因为毕竟土地归集体所有,“包产到户”也不会任意允许包产的土地面积。但是,毛泽东反对“两极分化”的言论听起来颇“暖人心”——正如乌托邦说起来从来都是美好的一样。可是,我们来看看“老祖宗”如何看待社会主义阶段分配上的“不平等”。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在论述中承认这样的客观现实——人与人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能力、智慧的差异,因此在“按劳分配”的权利中必然存在着现实的不平等(不平均),马克思明白无误指出:“权利就不应当是平等的,而应当是不平等的。”

——马克思为何如是说?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如果我们让卖茶叶蛋的和造原子弹的、拿剃头刀和拿手术刀的,普通农民和袁隆平这样的农业科学家,其收入都不相上下或者差距不大,这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平等,其实难道不是最大的不平等?它有助于调动社会上所有人的积极性吗?

国际基尼系数研究有一个理论,社会财富分配的基尼系数如果小于0.2(即社会福利程度高并过于平均),社会发展将会失去动力、普遍慵懒而有害于社会发展,因此,根据实践经验将基尼系数的下限临界定为0.2。而基尼系数过高(即所谓真正的“两极分化”即基尼系数0.4以上,也会带来新的社会动荡;基尼系数的合理区间一般应在0.2-0.4之间)。——这就是客观规律。这一规律在中国的体现就是,在平均主义大锅饭下,收入差距不大,大家出工不出力,结果人民公社生产力低下,农民积极性普遍不高,农业生产长期徘徊不前。乌托邦的毛式社会主义不可能取得成功。

诚然,马克思也认为按劳分配事实上“权利不平等”是弊病,但他说:“这些弊病,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是不可避免的。权利永远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所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 (见《哥达纲领批判》P.13-14)——这里所说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就是“社会主义阶段”——何况1960年代前后中国建立的所谓“社会主义”才10年左右,可谓“初级阶段”的初级阶段。在这样的情况下,毛式社会主义靠谱吗?“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符合马克思主义吗?可是谁又敢说呢?连“人民公社好,但是办早了几年”都被毛泽东批为“资产阶级右派言论”而受到各种处分和打击——又是“阶级论”。

● 真正“一抓就灵”的是什么?

是故,历史证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是扯淡,动辄“谈社论资”也是扯淡——都是假“阶级斗争”“姓资姓无”之名,行某种歪门邪道或自以为是之实。真正“一抓就灵”的,恰恰是老老实实地主动按客观规律办事;换言之,即“科学发展观”。如果按王伟光的“阶级斗争生死博弈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线索”论是不是要鼓励马列所言之广大无生产资料的“无产阶级”与当下占有大量生产资料的阶级或集团“革命”一场?

以“阶级斗争理论”为由向思想言论“亮剑”也是扯淡,因为人可以被消灭,言论可以被禁绝,但“思想”却无法消灭,它存于人心,与思想者心心相印,意识相通。君不见,“文革”思想还要怎样“大一统”?但那是虚有其表,禁锢一旦打破,社会思想便归于原生态——“多元”,最终大多趋于相对真理的一边。这是规律,这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是科学。

科学是什么?毛泽东说过,科学就是实事求是,就是实事求是,就是遵循并利用客观规律办事——就国家治理而言,就是要按照社会发展的各种客观规律实行治国理政,施行改革。规律永远大于任何“主义”这应该也是“科学发展观”中无须明言的要义

--------------------------------------

【参考文献与延伸阅读】

  1. 【凤凰大视野】变局1962:七千人大会始末(四)
  2. 【人民网】北戴河会议(1962年8月6日-下旬)
  3. 【人民网】为何江青说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憋了一口气?
  4.  林蕴晖教授:高干右派——反右中的“党内战场”
  5.  1957年《人民日报》社论:严肃对待党内的右派分子
  6. 【历史档案】1959年,毛泽东《关于右倾机会主义问题的批语》
  7.  凌志军:人民公社制度乌托邦“大同思想”渊源
  8.  1958年纪事之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人民公社”是桥梁?
  9. 【搜狐大视野】“天堂”实验:中国第一人民公社兴亡录
  10.  应学俊:马克思主义“阶级论”的困境另:下篇
  11.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 | 另:百度“基尼系数”


 
上篇: 想起储安平的《观察》那年被封 下篇: 驳宋鲁郑“贫穷才是腐败根源”
 

●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 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
● 贴近不迷心 远离无憾身
● 泼冷水痛快了,也将良知的小火扑灭了
● 清洗张成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微笑的面对生活
● 引来嫦娥当农民
● 心中有阳光 随时能明媚
● 如此造假何时了
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股市终于有喘息
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
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
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
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倚老卖老的典型
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济宁老鲍潜规则(一百零八)
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人管
汪邦成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该文章已经被管理员设置为不允许评论,请理解!谢谢您的阅读!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