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  
 
 
 


 
 
草根视界
 
  浏览数:14510334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三叹姚文元(下)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5-02-11 23:30:55
 

三叹姚文元(上)

(原创:应学俊)

上篇,我们为姚文元政治嗅觉越来越灵敏,终获圣上赏识而“功成名就”而慨叹(点击这里:看上篇).但在毛去世、中国政坛变幻莫测的关键时刻,躲过胡风冤案和反右风涛并获圣上赏识的姚文元,为何不能再次“转型”与四人帮决裂而在毛去世后再度平安着陆呢?

二叹:政治投机终究是投机,“戈培尔”终于押错宝

戈培尔从1976年北京悼念总理、反四人帮的“四五”运动开始,文革的脓疮终于要通头了,积压已久的民怨民愤终于如火山喷发出来。王张江姚已感到有点岌岌乎殆哉。姚文元把持着中央级舆论管制体系,《人民日报》和送中央高层的内参必经姚审阅,姚一如希特勒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玩弄起谎言造谣术,对《内参》根据需要刀砍斧削,断章取义,终使已耳不聪目不明受《内参》及有关“联络员”蒙蔽的毛一锤定音:将“四五”运动定性为“反革命事件”

然就在《人民日报》发表相关报道后,姚文元却收到了这样两封匿名信——

1、姚文元被称为希特勒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据《北京日报》2007年载文披露(见文后链接):1976年4月12日,《人民日报》编辑部收到一封匿名信,信封上写着:“《人民日报》总编辑收”;信封背面又写道:“请戈培尔编辑收”。

《人民日报》一位负责人拆开一看,信封里装着的是4天前刚出版的《人民日报》,那天头版是《天安门广场反革命政治事件》一文。寄信人在这份报纸的刊头“人民”二字上赫然打了一个大黑叉,然后加上两个字:“造谣”。接着,寄信人在报纸空白处写了如下批注:“令人震惊!党报堕落了!成了一小撮法西斯野心家、阴谋家的传声筒……你们演的这场‘国会纵火案’实在不高明,一篇混淆视听的假报道就能骗得了人民群众吗?从今改为:法西斯党机关报。打倒野心家、阴谋家张、江、姚!!!”

当年《人民日报》报道截图

此信被呈于姚手中,姚大惊失色!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看完后,迅速故作镇定,叮嘱道:此事除收信者、送信者和他自己知道,不得告诉其他任何人。姚把这封信锁在自家抽屉里,既没有报告已担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的华国锋,也没有把信交给江、张、王;毛当时健康状况已每况愈下,姚也未向毛透露丝毫。为何姚不将此事件交公安部立案查处?笔者以为,聪明的看官大概都可以推想个中缘由吧……

2、诡秘的告密信。 约3个月后,毛病情加重,高层权力斗争愈加激烈而诡秘,被骂“戈培尔”的信还在姚心头忐忑着,姚又收到一封奇怪的信。

此信是由新华社负责人亲自转交姚文元的。写信者竟然是新华社河南分社一记者,信封上赫然写着:“姚文元同志亲启”。信中转述了河南省委组织部一位负责同志对他讲述1976年初在北京养病期间,纪登奎的儿子告诉他的中央“斗争形势”,大意是:华国锋没有能力,新老派在争权,老派现在不开口,因为毛还活着,只要毛一死,他们是要大干的,他们已经秘密串联,做了准备,到时候立即宣布张春桥为叛徒,实行全国军管,必腥风血雨……写信的这位新华社记者还要求姚文元看过这封信后,把信转给毛主席

写此信者动机何在?向四人帮及毛表忠心?希望四人帮和毛对老干部早点下手?现仅为推测,更多档案尚待解密。但不管怎么说,这说明当时的斗争确实已非常白热化了。

但是,如此重大“举报信”,姚文元看过之后,竟然还是把它“压”了下来,并不与外人道。何故?姚已经预感山雨欲来,似乎也预感到自己的危险处境。

姚不是傻瓜。在1980年受审时,姚文元交待:“如果把这两封信交给江、张、王,他们必马上追究;而这两封信不是一般的信,必定与中央内部高层人物有关,追来追去,未必能查得清,反而会使我在中央内部树敌过多,处境不利”——为一己之利,姚文元这次“小九九”打得不错。是的,如此来信,尤其后一封,天知道是什么来头?未来形势会怎样?谁能料得准?而前一封以“戈培尔”斥骂姚,是那样的恰到好处,拿出去也没什么光彩,形势如此诡谲,还是暂不理会、按兵不动,静观事态发展为妙。以静制动,怎能说姚文元不高明

从自保来说,至此,姚的嗅觉、决断都还是不错的。至少从1955年起,他就凭敏锐的政治嗅觉和果断的“转变”而一次次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当下,他令人一声叹息的一步棋,错在其后——

据姚交代:“过去毛主席一直是保护我的。毛主席逝世后,我就联想到毛主席说过‘四人帮’问题上半年解决不了下半年解决,今年解决不了明年解决……我担心是会解决到自己头上了。所以,我也曾考虑过在毛泽东逝世后,与江青、张春桥、王洪文等人断绝帮派联系。”姚文元在1976年9月13日的日记中写到了他的矛盾心情:他想与江青等人从此保持一定距离,因为那时,人们已经开始“疏远”和“不满”江青了,张春桥“心情很不好,人也瘦了许多”——但是,姚文元权衡来权衡去,这次鹰犬的嗅觉失灵了。姚竟然如此想:江青是毛夫人,谁敢轻易动她?老将们虽资历深,但毕竟也都老了,还是江青率领的这帮人有希望。所以,这位“舆论总管”继续发号司令,组织“梁效”写作班子,为“四人帮”篡党夺权大造舆论,与华国锋等对着干……但是这次,姚文元终于把宝押错了!“四人帮”生生被及时“拿下”!

一贯善于投机的姚文元,此次押宝错误,岂不可叹?为何聪明反被聪明误?旁观者清:利令智昏耳!当一个人丢弃了求真、求实、良知、正义这一底线时,做出错误判断是并不意外的,尤其在重大的关键时刻。

三叹:至死“不改初衷”,灵魂永无安宁

武则天毁誉参半,死后立无字碑,那是地地道道的无字,是非功过任由后人评说。这倒也实实在在。据叶永烈考察,姚文元死后与其妻合葬一穴。但墓碑上只有姚妻之名而并无姚文元之名。碑后刻有一首词,从内容可以判定出自姚文元之手。叶永烈考查,这是姚文元专为妻子的墓碑而写。(姚文元服刑20年,出狱前一月,其妻金英病逝)。姚文元这首词,除表达对妻子的怀念,还表达了姚坚持“真理”“不改初衷”的冥顽

姚文元妻金英与姚文元墓

墓碑是一块黑色大理石,正面刻着四个金色字:“真理真情”。背面刻着一首词《蝶恋花》:“遥送忠魂回大地,真理真情,把我心涛寄,碑影悠悠日月里,此生永系长相忆,碧草沉沉水寂寂,漫漫辛酸,谁解其中意,不改初衷常历历,年年化作同心祭。”——呜呼,“真情”可言,然“真理”何在?

从少年就尊胡风为师长,崇拜“粉丝”,一夜间便成为批胡风勇士,落井下石——孰“真”孰假?前几天还力挺“右派”王若望、刘宾雁,领袖口风一转,立马成为反右斗士,从王蒙、徐懋庸、流沙河、刘绍棠、徐中玉……一路棍子打过来,孰“真”孰假?海瑞本一清官,要发扬海瑞精神亦为伟大领袖提倡,一遇高层转向授意,立马挥舞刀笔置吴晗于死地,为彭德怀惨境雪上加霜,落井下石,间接为揪刘、邓、陶等一大批开国元勋制造理论依据,此为“真理”?对于断章取义、捏造罪名诬陷天安门四五运动是“反革命事件”,搞“戈培尔”式的谎言式报道和《内参》,蒙蔽毛做出错误决定,造成上百起冤案和人民群众人身伤害,连自己也承认“罪行严重,罪行严重”,请问“真理”何在?“真理”何在?……

此时倒不得不让人想起也是毛泽东说过的话:“至死不变、愿意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的人,肯定有的,那也无关大局”。看来,姚文元正是这样的人了。于大局倒是无碍,只是其灵魂将因此不得安宁——因为对于逝去之人,原本议论啥也没什么意思了,但如今面对“真理真情”,现今后人一倒不得不探寻一番:姚文元之“真理”究竟何在?这岂不又搅得沉渣泛起?吴晗等一大批冤魂岂能放过?如此以往,姚之灵魂何以安宁?——岂不可叹?

姚至死“不改初衷”,自欺欺人说“真理”,当真如此吗?倘真有重活一回的机会,难道他还会再为成就功名而做昧着良心到处打人的“姚棍子”以致终获20年徒刑?笔者认为他当不会再选择这样的人生。

现在常说“底线”——其实最重要的底线应当是做人的底线:求真、务实、良知、公正!这能使人在波诡云谲浪涛汹涌之中产生强大的定力。

说到姚文元的“初衷不改”,倒无法不让笔者想到另一位毛身边的“笔杆子”、曾经的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中共曾经的第四号人物)。听说陈伯达在受审时承认:我虽文人从政,但光凭我文革之始起草的《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在全国所产生的恶劣作用,判我死刑也够了。“我是一个犯了大罪的人,在‘文革’中,我愚蠢至极,负罪很多,‘文革’是一个疯狂的年代,那时候我是一个发疯的人。我的一生是一个悲剧,我是一个悲剧人物,希望人们从我的悲剧中汲取教训……”(《陈伯达传》)——如果说他还有为自己“辩护”之辞,至多也就是在他接到起诉书后发自内心的一句话:“如果毛主席还在,说一句话就好了。我不轻易流泪,今天我哭了,现在没有办法了。”这倒还真有点使人唏嘘,因为这是地道实情,大凡真实的,往往倒是可以打动人的。

姚文元翻完了自己人生一本书,到头来一切皆空,真乃“神马都是浮云”。借《阿房宫赋》的结句稍加改动做结吧:呜呼!倒姚者姚也,非他人也;族四人帮者四人帮也,亦非他人也。嗟乎,使姚不利令智昏,使做人之良知底线未泯,虽未可获一时位高权重声名显赫,却可阖家安康而理得心安,颐养天年且学问文章传世而非“遗臭”;虽驾鹤西去亦可灵魂安宁,谁人能得而族灭之?姚氏不知自哀而后人哀之,后“姚文元”之属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此为三叹!□

(点击这里,返回上篇

2015年2月9日   

【参考文献】

1、人民网/文史频道:“四人帮”兴亡(叶永烈/著)

2、姚文元:从胡风的崇拜者到胡风的批判者(中共新闻网)

3、1976.4.5“悼念总理、反四人帮事件”(多图)

4、“请戈培尔编辑收”:倒台前姚文元收到两封信(北京日报/搜狐文化)

5、陈伯达晚年感慨:“我的一生是一个悲剧”(人民网)

6、姚文元旧作:录以备考——读报偶感

7、毛泽东:文汇报在一个时间内的资产阶级方向

8、【视频】批判《海瑞罢官》与毛泽东《我的一张大字报》

9、姚文元旧作: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10、视 频:【我的中国心】吴 晗胡 风



 
上篇: 没有了 下篇: 旧闻:朱镕基视察CCTV“焦点访谈”并题词
 

● 方孝儒直接被判诛灭十族?这得是犯了多重的
● 男人为啥总觉得老婆不及别家女人
● 民主是非界限
● 被滥用的“共同体”
● 是谁成就了曼德拉的伟大
● 官之好坏谁说了算?
● 一本《道德经》在手,胜过千万哲理书
● 婚后老公为啥很少再主动花言巧语?
● 一掷万金,孔令辉同志爱国有术
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股市终于有喘息
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
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
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
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倚老卖老的典型
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济宁老鲍潜规则(一百零八)
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人管
汪邦成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留言名称: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