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报
用户名: 密码:
草根视界
http://yxjedu.bokerb.com
  • 首页
  • 博文
  • 相册
  • 关于我
  • 正文
    “呲必中国”考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5-02-05 11:54:55  

    (标题:“呲必中国”考)

    (原创:应学俊)

    “呲”有几种含义,其一便是“申斥,斥责”,用口语说就是“批判”或曰“骂”吧。那么“呲必中国”何意也就无须赘解了。

    最近,看到“求是网”发表宁波市委宣传部一位叫徐岚的女士一文,题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说中国的大学老师常在课堂讲课时“呲必中国”,这成了高校“思想宣传工作”的“难点”,且以贺卫方和陈丹青举例,并引述《辽宁日报》和《环球时报》的相关报道和评论;于是,这位徐女士所谓“呲必中国”的具体所指也就大致清楚了——不外乎批判中国当下一些不良现象,简言之:针砭时弊;当然,徐岚认为还有“抹黑”中国和抹黑“制度”的言论。“抹黑”?这就是造谣或言过其实了,不知有百分之多少的实例可以支撑较多的大学老师“抹黑”说?即便从徐岚点名之贺卫方和陈丹青的言论中,也难找到“抹黑”的例证吧。

    但“新华网”2014年11月20日转发《法制日报》一文《对“呲必中国”不要上纲上线》,该文就指出:“说《辽宁日报》的这篇报道以偏概全是有道理的”。这说明《辽宁日报》那篇《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一文还是有争议的,起码有“以偏概全”之虞。而徐岚直接以贺卫方、陈丹青举例,争议就更大了。这使笔者不得不考证一下什么叫“呲必中国”以及它的历史和现状。

    一、他们都“呲必中国”

    《鲁迅说丑陋的中国人》那位徐岚小姐提到的陈丹青先生在一次有关演讲中就说过:“在中国,鲁迅和马克思各有分工:鲁迅专门负责诅咒万恶的旧中国,马克思专门负责证明社会主义的必然性。”——“诅咒”,亦即“呲”也——看来,鲁迅是“呲必中国”的鼻祖了。是的,有人干脆把鲁迅“呲”中国、“呲”中国人的文章汇编一本,书名就叫《鲁迅说丑陋的中国人》,看看目录,你还真的不能不信服,因为那些人、那些事,数千年来截至当下,就那样鲜活地存在于你我的周遭……

    这位被毛泽东盛赞的“硬骨头”文人、大学老师鲁迅甚至说“我向来不憚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这又是对泛泛而论的中国人“呲”得相当可以了。再如有的学者说到汉族兴盛的历史,鲁迅则直接“呲”之且概括为:那只不过是“一,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这还有一丁点“民族自豪感”吗?于是,这位“硬骨头、思想家”鲁迅笔下便有喋喋不休的祥林嫂,也有突然下跪要和佣人吴妈“困觉”的阿Q,既有买蘸着被杀害的革命党人夏瑜之鲜血的馒头以给儿子治病的老栓,也有在洋毛子屠杀我同胞的刑场上当漠然看客的国民;若说直接“呲”当局的,则更多,《纪念刘和珍君》和《为了忘却的纪念》堪称直“呲”当时政府警察暴行之檄文……遍翻鲁迅文稿,想找不“呲”中国的文章还真难。不知徐岚小姐如何评说鲁迅的“呲必中国”?

    柏杨著《丑陋的中国人》说到“呲必中国”,笔者还不能不想到台湾学者柏杨所著《丑陋的中国人》一书,这更是明目张胆地直接“呲必中国”了,连同中国文化、道统和性格,弄得台湾当局也很头疼。不过这本书在大陆倒一版再版,虽也有争议,但当初确也颇似洛阳纸贵,并未曾遭禁,风行数十年不衰。何故?勤劳勇敢的中华民族、伟大的中国人民“丑陋”吗?如此言说,我们还能有“民族自豪感、自尊心”吗?这不是直接“灭自家威风长他人志气”吗?徐岚小姐不知作何解?

    二、他们也“呲必×国”

    据说,后来还有日本人高桥敷写出了《丑陋的日本人》,从日本人的思想观念、社交礼仪……直到性意识等各个方面,可谓“呲必日本”。据说,他曾遭到麻烦,因为他“不爱国”。如此“爱国”观,东亚一些国家似相通。但这本书还是被翻译出版了多国文字,且译介到中国大陆,最终还是得到大多数人认可的。

    如果说柏杨、高桥敷“呲”中国、“呲”日本属于泛而论之,那么,有两个美国人W莱德勒、E伯迪克竟然写了本《丑陋的美国人》,那可是直接狠狠“呲”自己国家的政治和外交了——作者用犀利的笔法揭露了美国外交部那些肮脏的内幕和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甚至愤怒、惋惜的作为,且大体是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这本书倒未见有什么争议,也未获“寻衅滋事”的罪名,据说,美国务院曾对此书深入研究,确认它是“确实刺激思想”的好书,并要求本国外交人员人手一册,仔细阅读和深刻反省,以期修正民族性的各种弊端。这本书的内容后来还被拍成电影,至今网上仍可看到。

    《丑陋的日本人》、《丑陋的美国人》

    另有风靡世界的美国电视剧《纸牌屋》,更是直“呲”美国政坛某些丑陋现象——但据说奥巴马还挺喜欢看,第一季看完还眼巴巴地等着第二季。

    其实,中国大约也不乏这些故事呢,从重庆事变、法拉利事件直至周永康等等等等来看,中国何尝拍不出有“特色”且精彩绝伦的《纸牌屋》?但笔者无法想象,连在讲课中“呲”几下中国之弊端都……而况写小说拍电影乎?做梦去吧!

    三、关键不是“呲”,是所“呲”是不是事实

    文化学者朱大可先生为汉语译本《丑陋的日本人》做序时开篇写道:“没有哪个民族国家是完美的乌托邦丑陋是一种令人不快的镜像,也就是人在镜中自照时所获得的负面性感知。对于一个民族国家而言,这意味着一种自我反省、批判和改造的能力。它最初仅仅是一种勇气,而后就会生长为一种智慧,并且最终成就为伟大的品格。”——这话是不错的。

    从反思和针砭弊端来说,就《丑陋的×国人》而言,“呲必中国”无可厚非,作为中国人,放着自家事儿不管,“呲必它国”有何意义?“呲必中国”,正是为了进一步引起很好地疗治,使其康健、壮大。有位网络写手周小平如是说:“我周小平从不否认中国有贪官、有监管(?)、有坏人、有跋扈者、有变态狂。就好像我从不否认一个美女身上有脚皮、鼻屎、大便、细菌以及病毒、口痰、淋巴、胰腺液一样(而且这些成分所占的比例还不少)。但我看见美女的时候依然觉得赏心悦目,依然希望能拥她入怀。”——我们不能不说周小平此说真的也有点“变态”了——因为任何人对自己所爱之“美女”如此肮脏、如此被细菌病毒侵蚀着,想到和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绝不会是“拥她入怀”,而一定是首先为她清洁和疗治,刻不容缓。难道不是吗?所以这让人怀疑,周小平对这“美女”是真爱,还是打着“爱”的旗号欲阴毒地加害?

    由是观之,关键就不是“呲”了,而只能是看所“呲”是否属实。如果是事实,那应该说“呲”得好,发人深省,引起疗治——我们国家如果无病无弊,为何30余年一直在“改革”?为何十八大仍然要“深化改革”?若没有可“呲”之病之弊,“改”什么?

    倘若如徐岚女士所说,某君所“呲”不是事实,或造谣,或以偏概全,或夸大其词,那才有“抹黑”之嫌疑。对此有两步可走:

    其一,据理反驳——徐岚女士不是说“贺卫方在微博中大谈宪政,陈丹青在其微信公众帐号以《大家别去美国!一个愚蠢而落后的国家》为题,内容却是对美国的过度美化”吗?那么好,写出文章来,一一驳斥,以正视听。这比徐女士写这样空泛的《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强十倍、百倍。笔者对贺卫方、陈丹青所论,大多无法反驳,颇无奈,很想看到徐岚女士针尖对麦芒地逐一反驳一把,既以正视听,也让我们开开眼。这倒是实打实的事儿。

    其二,在咱国家已摒弃了“反右”那种因言获罪的文字狱了,但若恶意“造谣”“抹黑”,这恐怕难避“寻衅滋事”?这就无须空谈什么“越界、底线”之论,那是无以度量、无法可依的;如果真搞出什么超越宪法、法律的教师思想语言的“规章、标准”出来,恐怕有违依法治国和依宪执政之治国方略了

    四、勿忘“钱学森之问”

    然而,我们希望徐岚女士还得很好地重读一下钱学森的遗言——“我们的大学为什么总培养不出创新人才?” “中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都是些人云亦云、一般化的,别人没说的我就不敢说,没有自己独特的创新东西……这是中国当前很大的问题”。徐岚小姐掂量掂量:大学可不是“宣传部”,那是学术的殿堂,是培养创新人才的地方,如果除了法律以外,还要搞出什么“越界”“底线”一类控制思想、言论的法外规制,如何保持大学老师、学生“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没有这样精神和思想的“独立、自由”,何谈创新?如何破解钱学森之问?

    陈寅恪夫妇墓志铭什么是创新?陶行知先生说得好:“敢探未发明的真理”,“新时代之创造者,不是旧时代之继承者”!倘动辄以“底线、越界”论,当年小岗村的18位农民包括党员,岂能冲破“社会主义大锅饭”的所有制“底线”?

    笔者不明白,徐岚女士是不是要批判和否定从王国维倒陈寅恪以及一代知识分子恪守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一为学、为人之准则?是否希望看到王国维、陈寅恪的悲剧重演?如果陈寅恪非常“主流”了,毫不“越界”了,他还是陈寅恪吗

    人类社会起码存在两类相对的职业分工:一是美容师类,它专门研究和实施掩盖人的外在缺陷,设法让人获得光鲜外表;另一类是医生,他们不大关注人的外表,却手持显微镜、手术刀,专门解析人体内部,窥其病灶并设法祛除之,助人康复,这是他们的职责。而知识分子——尤其是人文社科类知识分子无疑属于后一类职业者,这大约就是产生“呲必×国”的缘故了。倘若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尤其是人文社科类知识分子都干起了美容行业,这个社会的进步与疗治大约就无望了。

    中国曾经有过知识分子统统只准干“美容”唱赞歌的时期,至少从“反右”以后直至10年文革大体如此,那时倒是有过判断言论是否“触底、越界”之“标准”的(比如《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徐岚小姐是否可以复习一下,以受启发抑或借鉴?

    五、“呲必×国”的不同境遇说明什么?

    朱大可先生说:“反思力的存在,或者说,拥有足够的自我批判的力量,是探查民族国家是否真正强大的重要标尺。”“呲必×国”的不同境遇恰恰可以验证这一点。

    台湾的柏杨、日本的高桥敷狠“呲”自己的国家和文化传统,引起争议这很自然,但也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实际的甚至来自政府的为难。而美国人W莱德勒、E伯迪克著《丑陋的美国人》却似乎未见这样的境遇。这不仅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这又涉嫌“呲”了),也还显示出一个“民族国家是否真正强大”。

    难道不是吗?在网络上看到一位朋友写的关于《丑陋的中国人》的读后感,说得挺好:“看来,这是我们远东文化共同体的‘镜像综合症’,我们恐惧在镜中的形象,反而竭力指责镜子的低劣,进而打破镜子,以‘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名义,终止一切自我治疗的程序。”

    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国家,怎么会在乎国人“呲”几下?正如一个光明正大而内心强大的人,面对无论是有据的或无端的批评,都会是淡定的,平静的,包容的;而唯有整日担惊受怕的心虚小人,才会一听批评指责就寝食难安,或跳起来现怒不可遏状,甚至大呼要向批评者“亮剑”。

    有《丑陋的美国人》和《纸牌屋》又怎样?有斯诺登又如何?美国还是美国,中国的达官显贵还是那么不争气地总要把孩子送到自己天天骂着“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去留学甚至定居——这不,即便不厚书记那么“红”,也还是要把他的瓜瓜送到英国,后又转到那“讨厌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看来,再宣示爱党爱国也没用,对咱可亲可爱的中国和中国教育就是那么不自信!

    呜呼,对于“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国家”来说——似乎应了中国那句古话: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或者说“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

    2015年2月5日   

    【延伸阅读】

    1、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辽宁日报)

    2、求是网/徐岚:《高校宣传思想工作难在哪里?

    3、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1957.10.15.)

    4、【凤凰大视野】盗火者:中国教育改革调查(四)

    5、【世纪大讲堂】谢泳教授:西南联大的当代意义

    6、【央视·新闻调查】陈丹青出走清华

    7、【新闻周刊·视点】钱学森对我国教育的拷问

    8、【纪实】陈寅恪: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9、【央视·东方时空】“0212”文物大案:“警察斗不过盗墓贼”的背后

    10、【央视·新闻1+1】他是徐武,不是“虚无”!(2011.5.5)


    博客日报手机版二微码(扫描即可关注)

    博客日报如今已成为中国网民最受欢迎的新媒体!
    在手机上快捷浏览博客日报:
    一.扫描左侧的二微码 二.在手机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网址m.bokerb.com
    看到手机版首页后,即可点右上角的按钮,设为收藏,或直接转发到朋友圈。设为收藏后,随时可在微信-收藏中打开浏览,非常便捷。
    分享到:
    阅读[] | 点击查看评论[]
    上一篇: 与《人民论坛》说说“自虐心态” 下一篇: 戏说“面刺寡人之过”与“呲必中国”
    评论(↑按时间顺序  ↓按时间倒序) 发评论
    发评论
    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昵  称: 点击登录评论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应学俊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
    博客访问:
    今日访问:1
    加为好友
    相关博文
    ·大圹圩农场十二年之三十..
    ·玩花花肠子就是流氓智商
    ·抗日神剧是精神与思想变..
    ·世上真有无神论者吗?
    ·落后不一定挨打,专制却..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矮小..
    ·睿智理性,才能立于不败..
    ·人民公社的兴起与衰亡
    ·大圹圩农场十二年之三十..
    推荐博文
    ·倒逼机制令中国走的更远
    宋鲁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