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  
 
 
 


 
 
草根视界
 
  浏览数:14510592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说与《环球》:知识分子该有啥政治立场?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9-01 14:22:03
 

(题:说与《环球》:知识分子该有啥政治立场?)

(原创:应学俊 )

【提示】“站在人民一边”不仅应当是知识分子的终极政治立场,也必然是现执政党的终极政治立场——习总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在“整风”、大跃进和文革等运动中,多少知识分子乃至党员、上层领导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而勇于在政治观点上“标新立异”,虽遭打压磨难甚至献出生命,但《环球》敢说他们错了吗?想到这些,《环球》社评的撰写者是否脸红?

《环球时报》社评《公共知识分子异化成“公知”,可悲》(2014.8.27),从标题到主旨荒谬得令人诧异,笔者已有文反驳,不赘。(见文末附拙文:《“环球时报”可懂什么叫“异化”?》

本文与《环球》说说那篇社评的核心问题:“知识分子应有的政治立场”。

(图:《环球时报》该社评截图)

一、《环球》的荒谬观点

关于“知识分子应有的政治立场”,《环球》在上述“社评”中起码表示了如下观点:

“关于知识分子应有的政治立场,一些‘公知’有着堂而皇之的宣示。他们不顾中国的现实,把国家强行解构成党、政府、人民等彼此对立的元素,并声称自己站在其中的‘人民’一边。‘人民’的名义遭到前所未有的滥用。这些人不仅立场偏离了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而且他们的思想方法严重背离实事求是。他们有些人经常靠喊民粹主义口号吸引人气来掩饰自己的空虚。”

真正有大成果的知识分子,没人对政治上标新立异感兴趣。那些发表奇异政治观点、喜欢做‘舆论反对派’的人,大多水平一般,或者不想再搞辛苦的业务研究,想在功利上走捷径。”

——这就是说,知识分子不要有自己的“政治立场”,在国是方面不要有自己的思想,“唯上”即可,否则就是“标新立异”!就是做“反对派”,就是在功利上想“走捷径”!用《环球》曾经说过的话总结,那就是应当“做沉默的大多数”!(见“环球”:《“公知”代表不了中国知识分子》)

我们不能不说,《环球时报》理论水平和作文水平真的滑坡了,而更重要的是屁股决定脑袋。

二、《环球》观点批判

1、可笑的国家的“元素”论与“解构”论

什么叫“把国家强行解构成党、政府、人民等彼此对立的元素”?何谓“解构”?其基本意义为“分解、拆解、揭示”,至于其它意义,得根据语言环境而论,并非一定。

为分析讨论问题,对国家组成元素“解构”一下,分而论之,有何不可?即便“坚持党的领导”,《环球》难道能否认“执政党、政府、人民”是咱国家构成的不同元素?三个不同的“元素”,我们在讨论国是时,有时是必须分而论之的,于是就大逆不道了?始终稀里糊涂一锅煮、一勺烩、模模糊糊差不多,这“政治立场”就算对头了?如此,我们还要什么“社会科学”研究?

再说可笑的所谓“对立的元素”。 毛泽东尽管没有实践真正的民主(反右、文革等属于毛指挥群众,而不是以民为主,全国人大10年没有开会),但他早年确实在深思熟虑后说过:“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并认为这是避免人亡政息的唯一途径——这算不算把政府和人民“解构”了一把?监督与被监督——这是不是“对立”了一把?习主席代表执政党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是不是把执政党和人民视为两个不同的“元素”?这可不可以说也是一种“解构”——人民的向往、执政党的奋斗目标?我们的官媒上、领导讲话中常说“党领导人民……”,党和人民难道不是两个“元素”?如果是一个整体,何谈谁领导谁?

《环球》构陷某些知识分子也不能这样光天化日之下指鹿为马吧?那种“两报一刊”社论等同“最高指示”或中央文件而不可讨论不可置疑的“美好时代“已经过去,你的“社评”大众是可以摆事实讲道理,要评一评论一论的,这大概这不算“寻衅滋事”吧?

2、啥叫“不顾中国的现实”?

《环球》说:一些“公知”不顾中国的现实,把国家强行解构成党、政府、人民等彼此对立的元素——《环球》能说说“中国的现实”究竟是什么吗?越明白越好,不要含含糊糊。

从行文和逻辑来看,《环球》显然认为“中国的现实”就是:党即国家,国家等同人民,“党、国家、人民”是一个无法分而论之的“整体”——否则,《环球》为何把“解构”视为大逆不道呢?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可这样的意思执政党愿意认同吗?不可“解构”即不可分——那么,这就意味着,封建社会是“朕即国家”,现在则是“党即国家”?然后再到“国家=人民”?再换言之,“党即人民”?这难道不是在往执政党脸上抹黑?否则,“解构”一下,分而论之一下,有何大逆不道?

不用笔者分析,即从笔者上文所论来看,《环球》这一观点难道不令人愕然,令人喷饭?

3、“站在人民的一边”也错了?

习主席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执政党是不是站在“人民的一边”?一些知识分子宣示“站在人民的一边”何错之有?(如果有人以此口号欺骗大众,欢迎《环球》具体人具体言论具体分析批判,空洞论之毫无意义)。

习主席、执政党都“站在人民一边”,《环球》是不是还不愿意“站在人民一边”?《环球》想站到哪一边?站到“党和政府一边”?可从执政党的一贯宣示来看,从我们的政府、法院、医院、铁路都冠以“人民”来看,归根结蒂难道还不是“人民的一边”?!

《环球》构陷一些知识分子的水平也太低了吧?《环球》说“这些人不仅立场偏离了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而且他们的思想方法严重背离实事求是”,这里除了帽子和棍子,可有一点点“干货”?像张春桥、姚文元那样打棍子扣帽子或者骂人,那是最容易不过的事啊,只不过《环球》的水平还不及张、姚。

三、“站在人民一边”——不仅应当是知识分子的终极政治立场,也必然是执政党的终极政治立场

不论“公共知识分子”抑或不大关心政治而术业有专攻的脑力劳动“专家学者”,如果不以“人民的立场”为终极政治立场,如果不以为人民利益和社会公平正义为终极政治立场,就必然会堕落为官僚腐败阶层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帮闲和帮凶。这是必然的逻辑,也违背执政党和习主席的一贯宣示。

正是站在人民的一边、站在公理正义一边的终极立场,那些并不怎么关心政治而埋头于术业专攻的科学家,才会在美国对日本使用原子弹后,一个个一批批“介入政治”——发表声明,推动国际核裁军和防止核扩散进程,促进《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早日订立。“人民的立场”“人类和平的和安全立场”,使他们不得不介入政治,或曰“在政治上标新立异”。

我们可以说,坚守“人民立场”——这一终极政治立场才是最可靠的立场,这与执政党的政治立场是一致的

毋庸讳言,领袖和执政党都不是神,都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而在这样的时候,知识分子也好、中共党员也罢,只有以“人民的立场”为终极政治立场,才能帮助领袖和执政党纠正错误,保护执政党的宗旨所宣示的人民利益不受侵害,而实质上也在保护党的信誉和根本利益。这样的观点和逻辑有错吗?

正因此,在1957年“整风”、大跃进运动、反右倾和文革中,才会有那么多知识分子、优秀的中共党员不约而同响应“整风”号召,向党提出意见、建议——上至彭德怀以及许多省市的高级领导、军官,甚至包括大科学家钱伟长,他们因此被打成“右派”“右倾”,遭受磨难,下至普通知识分子和普通党员,这里面有林昭、张志新、王蓉芬、李九莲,也有王申酉、钟海源、史云峰,数不胜数……他们确实有点儿“在政治上标新立异”了,他们有许多人为此而献出鲜血和生命。但是,《环球》敢于理直气壮地说,如钱伟长、张志新、王蓉芬、李九莲、史云峰等等,他们那时在政治上的所谓“标新立异”错了吗?他们不是为了人民、党和国家,而是为了个人利益的考量吗?如果说“公知”,他们不正是地地道道以天下为己任的“公知”吗?他们的所作所为不值得后人敬仰吗?《环球》有资格嘲笑和批判他们吗?他们的在天之灵会投来怎样的目光?

历史证明:“站在人民的一边”——即人民立场,才是保证执政党、知识分子永远不会犯错的终极政治立场。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在人民立场这一点上,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亦即“公知”与此是一致的。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科学家钱伟长和其它许多知识分子“右派”,如果不是站在人民的立场,如果不是以天下为己任,他们就不会发表那些意见,他们会保持沉默和“听话”——然而,即便官方也承认:99% 以上的“右派”打错了,他们在遭受磨难一二十年后获得了平反和改正,这其中就包括当年的“极右派”钱伟长等等。99% 以上当年的“右派”没有错!他们中的许多人正是发扬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传统知识分子或曰“公知”的精神!钱伟长等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至今可考的“右派言论”可以作证,那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人民的利益和国家的发展!他们站在公理和正义的立场,与执政党的根本利益和宗旨并不矛盾

历史还证明:当年对这些关注社会发展和公理正义的“知识分子”竭尽妖魔化而批判他们的那些言论,恰恰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连他们的作者自己以及官方都羞于提及,不论他是大科学家抑或国家的前**部长,等等等等,谁还敢说当年发表于《人民日报》那些“批判大右派”的文章有几分实事求是?有几分正义和良知?

唯有缺失了独立思考,处处从个人利益安危出发,没有明确终极的人民立场,而只会一味“唯上、媚上”的盲从者、谄媚者,以致有意无意助纣为虐,这才是可悲和可诅咒的,人民不需要这样的所谓“知识分子”——估计执政党中的智者也未必需要这样的党员和谄媚者——因为,连封建社会的唐太宗都会对这样的人嗤之以鼻,这位明智的封建帝王,曾将歌功颂德的几百份奏疏一把火烧掉并痛骂之,而唯独留下了一份庶人委托官员转呈的针砭朝政的奏疏(有点像“反党右派”且“在政治上标新立异”),唐太宗对之却大家赞赏,因为他看到了实事求是的美德和智慧,唐太宗对其委以重任……呜呼,这便是“贞观之治”所以成为千古盛世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这就是知识分子以及执政党必然应有的终极政治立场,《环球》能说这错了吗?

至于《环球》极其荒谬地说什么“真正有大成果的知识分子,没人对政治上标新立异感兴趣。那些发表奇异政治观点、喜欢做‘舆论反对派’的人,大多水平一般……”,呵呵,我们着实领教了《环球》的一叶障目和抓住一点不及其余。笔者倒是记得,好像唐太宗的过人之处恰恰正是喜欢任用“舆论反对派”!且任用前朝官员魏征专门做他给他挑刺儿的“谏官”,一个地地道道专职的“反对派”!《环球》好好研究一下中国古代的几个“盛世”吧,封建王朝毛病还是不少,但毕竟是他们奠定了中华泱泱大国的基础。毛泽东是常读《资治通鉴》和《后唐书》之类中华典籍的,只是他没有真正取其精华,倒是……

《环球》的上述荒谬观点,笔者在上篇拙文中已经批驳,不赘述了。

欢迎《环球》反驳本文。否则,再写什么“社评”恐怕得好好推敲推敲,免得过几年连自己也羞于翻看。□

2014年9月1日  

【相关资料索引】

1、应学俊《环球时报》可懂什么叫“异化”?——驳《环球》…


2、应学俊:“公共知识分子”三题(驳《环球》)

3、应学俊:“三钱”之钱伟长咋也成了“大右派”?


4、反右派斗争的严重扩大化及其后果(党史二卷/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5、中国网/应克复:反右斗争的历史后果

6、《江渭清回忆录——七十年征程》(江苏人民出版社)

7、林蕴晖教授:高干右派:反右中的党内“战场”(共识网)

8、杨崇诚:空军反右运动:“右派”军官自杀后尸体被作肥料共识网/凤凰网)

9、郭道晖:以亲身经历剖析整风反右运动(共识网)

10、不可忘却的“夹边沟”(图/文/视频)


 
上篇: 没有了 下篇: 旧闻:朱镕基视察CCTV“焦点访谈”并题词
 

●  “盖棺定论”就是最终评价吗?
● 欧洲作为恐怖袭击重灾户另有缘由?
● 看传统产业如何“老树”发出“新芽”?
● 中国无哲人,何谈培养大师、巨匠?
● 深情缅怀经国先生
● 纸牌屋游戏再推第二GDP大国泡沫剧
● 转:改革关头看什么?
● “钱吃人”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 再谈人性经济学
沧海月明北大荒
沧海月明嫩水流
沧海月明北国四季
汪刚强高考首日,向负隅顽抗的京津沪苏致
吴墨 “盖棺定论”就是最终评价吗?
航亿苇真没看到坑蒙拐骗最后有什么好果子
航亿苇超级中学皆为造神,考试机器扭曲价
刘兆辉 新股上市首日应改回不设涨停板
姚庄人邓丽君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留言名称: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版权所有:©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