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报
用户名: 密码:
草根视界
http://yxjedu.bokerb.com
  • 首页
  • 博文
  • 相册
  • 关于我
  • 正文
    “三钱”之钱伟长咋也成了“大右派”?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8-27 10:04:30  

    (题:大科学家钱伟长咋也成了“右派”?【札记】)

    (原创:应学俊 )

    【提示】邓公在“右派”改正的问题上曾发自肺腑地说:“他们多年受了委屈,不能为人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这不但是他们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这是说到节骨眼儿上的。国宝级科学泰斗钱伟长1957年被打成“右派”就是最典型例证之一。

    我们都知道“三钱”——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他们是中国当之无愧科学泰斗,为中国科学和科学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彪炳史册。

    然而,中国力学之父钱伟长这一“钱”与其他二钱不同,1946年即拒绝美国发给的签证而学成归国的钱伟长,在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中竟被打成“右派”,而且是“极右派”!

    更加匪夷所思的是这顶“右派”帽竟压在他头上25年!我们都知道,大约从“反右”后第三年开始,一部分“罪行较轻”的“右派”经群众讨论、上级批准,陆陆续续被摘帽,成为“人民群众”中的一员(但恢复原岗位工作和待遇的极少,政治面貌依然叫“摘帽右派”),而钱伟长的“右派”帽子却一直牢牢地死扣在他头上,直到粉碎四人帮以后的以后——1983年才拿到那张“右派‘改正’通知”。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先看看钱伟长教授为何被打成“右派”的吧——

    一、百分百因言获罪——而绝不是什么“言无不尽,言者无罪”

    别说“反右”,还早在“整风”开始之前的1957年1月,钱伟长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关于《高等工业学校的培养目标问题》的文章,主张教授治校、理工合校、培养通才。历史记载,在1957年4月30日,毛泽东还在民主党派领导座谈会上说过:大学里可以考虑教授治校,这恐怕有道理。可以研究一下。这在今天已经是常识,但在当时,钱伟长万没想到说点儿常识也会犯“大错误”!

    (图:钱伟长打成“右派”前在清华大学实验室带领老师们做实验)距钱伟长那篇文章发表三个月后,“整风”开始了,毛及中央号召“向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而“整风”的第一条就是帮助党克服“官僚主义作风”。钱伟长在《人民日报》发又表了《语重心长谈矛盾》一文,但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我是老清华了,但是这些年来,当家作主的味道越来越稀薄了”——这成了典型的“右派”言论。当然,按当时的逻辑钱伟长此话自然了不得:中共解民于倒悬,救民于水火,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人”,高唱中共和毛是“大救星”还来不及呢,钱伟长竟然敢说“当家作主的味道越来越稀薄”,这岂不是大逆不道?

    前一篇文章,钱伟长对苏联教育模式和办学方法以及理工合校的观点提出异议,这在当时中共号召“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完全效仿苏联)的背景下,似乎无疑间接违反“中苏友好”政策了——须知,当年“反对中苏友好”是一种罪名,对某些人来说是可以判刑入狱的。而后一篇,则是他作为民盟一员响应“整风”号召与同仁一道向党和政府建言献策的心里话,却变成了反党言论,成为被划“右派反党分子”的确凿证据。

    钱伟长的那些话若在当下,应毫无问题,比这更尖锐的批评党和政府政策的言论多了去了,但在那时却是犯忌的。可记得毛泽东说过“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呀?而且在具体“指示”中明确说:“对于一些带原则性的争论,可能的时候应该作出必要的结论,但是必须容许保留不同的意见。对于在整风运动中检查出来犯了错误的人,不论错误大小,除严重违法乱纪者外,一概不给以组织上的处分”——怎么后来……?

    二、钱伟长的“右派”帽子被牢牢扣稳了

    随着“整风”在半个月后突然转为“反右”,钱伟长立刻遭到批判和攻击,这其中既有响应毛和中央号召的一般教职工,也包括他的两个老同事——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蒋南翔和时任中科院力学所所长的钱学森,他们响应“反右”号召,表现出坚定的“革命立场”,并且在《北京日报》和《人民日报》发表批判钱伟长的文章,其措辞之尖刻之犀利,非比寻常,当然也就谈不上什么“实事求是”了——当然,被打成“右派”的厄运自然也不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了,这叫做“响应号召,划清界限”。1959年,钱学森入党了

    1958年1月15日,钱伟长在清华大学被正式宣布为“右派分子”,并定为右派中的“极右分子”(这是最严重的等级),撤销一切职务,接受批判。那年钱伟长45岁,正是生命日当正午的盛年,他却被一度剥夺了讲课和从事科学研究以及发表文章的权利。就连已经排好版的他的专著《应用数学》也被封杀。好在他的另一本书《弹性力学》赶在“反右”的前一年已经出版,否则……

    1957年反右,是无法治可言的。“群众”与上级党委的话就是“法”,而“群众”又是必须“听党话跟党走”,否则也是非“右派”莫属。定某人为“中右”还是“极右”,是开除公职还是逮捕判刑,是劳教还是留原单位监督劳动,为期几年等,无明确可操作裁量标准,除逮捕的外,其它皆无须司法审判程序……

    让不让某人当“右派”,领袖一句话可定夺。毛保荣毅仁等过“反右”关,却不保钱伟长,这是很有意思的,也是发人深省的。

    荣毅仁可谓大资本家,“鸣放”中也有颇为“极端”的言论,甚至还有定期聚会的“小团体”,已遭大字报揭批。但毛明白地对统战部长说,荣毅仁他们“不划为右派,但回去要好好检查”。荣千恩万谢,痛骂自己,过此一关。毛也放话保过其它几位科学家和相关人士,而对钱伟长这样国宝级科学家,毛却并未放其一马,但说了一句“钱伟长还可以当教授嘛”——一句话,荣毅仁等过关了,一句话,也使钱伟长虽为“极右派”却免于像丁玲那样去北大荒流放劳动改造。可流放幸免了,但一级教授降为三级,工资大幅下降,这是不给例外的;儿子也受牵连,考上大学照样“不予录取”。这也是当年“右派”子弟十之八九的下场。

    和许多受到冲击与迫害的知识分子一样,对于钱伟长来说,1966年开始的“文革”噩梦要比“反右”更恐怖。1968年,他头顶“右派”帽子又加上“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再次挨整挨斗,还被强制送到首都钢铁厂劳动改造。56岁的国宝级科学家成为一名炉前工,不仅力不能支,且内心极端苦闷。他在事后谈起这段往事时说:“这分明是拿好马当驴使啊。”

    (图:在周总理的特殊关照下,1971年,钱伟长获准有时会见来进行文化教育交流的外宾)文革中,中国有与兄弟国家的科学教育交流往来的需要,这为周恩来保护一些“国宝级”人才带来了机遇。反右毕竟过去10多年了,凭总理一张条子,多年“沉默”的钱伟长从1970年开始可以接待一些来华访问的外宾了,也凭此需要,家庭起居条件得到相应改善,日常生活不再过份寒酸、局促——否则何以面对外宾?在周总理的特殊关照下,钱伟长戴着“右派”帽子,还曾在国务院安排的出访计划中作为科学家代表团成员之一出国访问过几次。但有人提出:他是“右派”,会不会跑出去不回来?

    钱伟长说:笑话,“当我是壮年之时,我舍弃了美国的优越物质生活而回到祖国,为的是要把我所学到的知识奉献给生我育我的祖国母亲,奉献给我的亿万同胞。这才是我最大的愿望。”(当年在美国时,钱伟长是著名航空科学家冯卡门手下的工程师)他还请记者代为传递一个信息:“转告关心我的读者们,我的岗位就是祖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这就是“右派”钱伟长!是的,1946年钱伟长回国后,在清华,一般教授一星期上6堂课,他却上17堂课,没有一点儿怨言。

    钱伟长爱国之心固然尽人皆知。但我们也不能不承认周总理的保护和安排继续发挥着“统战”作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之“统一战线”,曾是中共制胜三大法宝之一,而这一“法宝”在1957年“反右”和“文革”及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无情践踏。我们无法不承认,这使中共“凝聚力”大打折扣。

    钱伟长虽有限制地在外事活动中露脸,但“远香近臭”——回到国内,回到清华,他还是准“右派”,并无任何光鲜。学识渊博的科学家、教育家随时与扫帚、墩布、抹布为伍,整日与灰尘和油渍搏斗。看书钻研学问,那只能挤休息时间了。

    三、“极左”路线余毒,使“右派”帽子在他头上又多戴了3年!

    粉碎四人帮三年以后的1979年夏天,党中央以文件形式公布55名党外著名人士被错划为右派分子者一律予以改正(包括反右运动中被错划的著名“六教授”另5名:曾昭伦、费孝通、黄药眠、陶大镛、吴景超),并恢复名誉。可此时,许多宝贵人才已经在漫长的折磨中含冤死去,钱伟长是这55人中“还活着的 7人之一”

    但钱伟长在他的《八十自述》中这样写道。“但在清华大学,则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的右派改正问题受到阻挠达3年之久。迟至1983年 1月12日,在中央决定把我调任上海工业大学担任校长一个月后,才勉强给了我一张“右派‘改正’通知书”——当看到如今还有人(甚至所谓“学者”)还在为当年的“反右”乃至“扩大化”百般背书、招魂时,我们对此应当是完全可以理解了

    邓公虽然当年也曾挺“左”,但他毕竟是清醒的,他在“右派”改正的问题上曾发自肺腑地说:“他们多年受了委屈,不能为人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这不但是他们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这是说到节骨眼儿上的。即如钱伟长,如果不是被打成“右派”,“好马当成驴使”,他能为祖国做出多少更大的贡献啊!可是在1957到1976年间,钱伟长无权发表任何学术论文!这难道不是国家无法估量的损失?!

    历史证明,毛是“反右”这场大战的策划者、指挥者、督阵者,邓公作为反右领导小组组长,无疑还是在毛领导下工作,岂能有丝毫走样?但邓还是不无内疚地自我批评说道:“1957年反右派,我们是积极分子,反右派扩大化我就有责任,我是总书记呀!”不论邓还是毛,“扩大化”是自上而下的,这是毫无疑问的。那种认为“扩大化”不是毛的本意的人,请重新按时间顺序读一读1957年5月以后毛亲手撰写的一系列社论、党内指示吧。对一场反错了99% 以上的“反右”,面对钱伟长一类“右派”案例,还要坚持说它的“必要性、正确性”,有意思吗?

    四、被打成“右派,几乎是所有“钱伟长们”的宿命

    中科院著名院士郑哲敏说:钱伟长在那个年代虽然和一些人意见不合,但他“公开讲他的想法,不是一个搞阴谋的人”。的确,不论从整风中钱伟长的直言,还是关于两弹一星的决策态度,钱伟长就是这样一个敢想而直言不讳的人。

    周总理对钱伟长的了解,其实正缘于1956年国家科学规划会议上的争吵。当时,钱伟长着眼于国家整体科技实力的提升,提出5项国家科学优先发展重点:一是原子弹,二是导弹,三是航天,四是自动化,五是计算机没想到,与会的学界元老们有400人不同意。1比400,钱伟长很孤立。只有两个人支持他,一个是钱三强,另一个是钱学森,都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最后,周总理拍板:“‘三钱’说的是对的。我们国家需要这个。”——“三钱”的特有称谓,就是这么来的。

    此后,钱伟长与钱学森等创办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同时担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院学术秘书、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委员等职。这些历史细节,在当今的一些影视作品中已极少被提及。(以上史实见《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年8月25日第7版相关报道)

    早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研修时,钱伟长与钱学森、郭永怀等同窗相聚一起,常常畅谈国事、憧憬未来:“将来我们一定要回去办一个比美国加州理工学院还要好的大学,让美国人到中国来留学。”——有如此报国情怀怎会因惮于人情世故而讲话畏首畏尾?而正因对人对事直言不讳,使钱伟长在“反右”中终于在劫难逃!“右派”成为大大小小“钱伟长们”的宿命,使得他们自己和国家都蒙受了巨大损失

    五、反思:“这不但是他们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

    毛泽东说:反右“带来一个缺点,就是大家不敢讲话了”(见应克服:《反右斗争的历时后果》)。毛在这里是实话实说了。

    “反右”的后果,不是如某些人想当然地认为,大家“更加一致地团结在党的周围”,而恰恰相反,党的“统一战线”制胜法宝受到极大践踏,许多人对执政党只有无可奈何地敬而远之,举国上下一片“赞歌”的背后却是噤若寒蝉,万马齐喑。毛泽东本人也隐隐感到了这样的非正常状态。毛说“大家不敢讲话了”,此言毫不夸张。以“反右”为鉴,人们明哲保身,或保持沉默,或说假话,说违心话。如此“团结”而已。于是便有了后面的“大跃进”和“反右倾鼓干劲”的浮夸风。

    有人总拿当年苏共20大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匈牙利事件、国际形势等“历史背景”说事儿,以此论证当年“反右”确有必要。其实我们无须举出不胜枚举的“钱伟长们”的案例,即便上世纪90年代苏东巨变、柏林墙轰然推倒,世界社会主义阵营不复存在,毛泽东1966年就说“世界上一百多个党大多不信马列”了,如此“背景”之“险恶”难道不远超过1957年?如今批评党和政府的言论还要怎样直言不讳?中国搞了什么“政治运动”反这个那个了?中国发展受阻了吗?——当年得不偿失的反右给执政党和国家发展造成多大损失?“必要性”何在?还有人说,钱伟长后来也挺“左”——姑且不论事实如何,即便如此,这不也恰恰证明他当年被打成“右派”正是执政党的大错?

    (图:“右派”改正后,钱伟长在上课)如此爱国的“国宝级”知识分子钱伟长1957年尚且在劫难逃,全国爱国知识分子遭到怎样的整肃和打击,可想而知。邓公说到了节骨眼儿上:“他们多年受了委屈,不能为人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这不但是他们的损失,也是国家的损失。”“1956年以后,我们搞了20年的‘左’”。“综观我们党70年的历史,突出的,都是‘左’……‘左’的东西在我们党的历史上可怕啊!(1992南巡讲话)

    邓公是既反“左”又反“右”的,但他明确指出:“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不能说不是历史的经验总结。前车可鉴!□

    2014年8月26日  

    -----------------------------------------------------

    【说明】本文所引史料皆源于人民网、中华网等,皆可搜寻查核,不再详列网址。

    -----------------------------------------------------

    【附录】

    1、应学俊:“皇上圣明,臣罪当诛”?——说说自上而下的“扩大化”

    3、应学俊:梁漱溟眼中有“章罗联盟”吗?——与胡新民商榷


    【部分参考资料索引】(除第5,余皆可搜索查阅)

    1、胡新民:真实的反右 深刻的教训

    2、反右派斗争的严重扩大化及其后果(党史二卷/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3、中华网:1957年反右派斗争及其严重扩大化的起因和教训

    4、中国网/应克复:反右斗争的历史后果

    5、《江渭清回忆录——七十年征程》(江苏人民出版社)

    6、林蕴晖教授:高干右派:反右中的党内“战场”(共识网)

    7、杨崇诚:空军反右运动:“右派”军官自杀后尸体被作肥料共识网/凤凰网)

    8、郭道晖:以亲身经历剖析整风反右运动(共识网)

    9、《人民日报》上的历史记录:从整风到“反右”/“右派”言论

    10、不可忘却的“夹边沟”(图/文/视频)



    博客日报手机版二微码(扫描即可关注)

    博客日报如今已成为中国网民最受欢迎的新媒体!
    在手机上快捷浏览博客日报:
    一.扫描左侧的二微码 二.在手机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网址m.bokerb.com
    看到手机版首页后,即可点右上角的按钮,设为收藏,或直接转发到朋友圈。设为收藏后,随时可在微信-收藏中打开浏览,非常便捷。
    分享到:
    阅读[] | 点击查看评论[]
    上一篇: “皇上圣明,臣罪当诛”?——回顾自上而下的“反右扩大化” 下一篇: 《环球时报》可懂什么叫“异化”?
    评论(↑按时间顺序  ↓按时间倒序) 发评论
    发评论
    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昵  称: 点击登录评论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应学俊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
    博客访问:
    今日访问:418
    加为好友
    相关博文
    ·周朝的政治状况(《认识..
    ·听富翁吹牛感觉一个亿算..
    ·在上饶集中营谈台湾大选
    ·圣斗士——花千芳
    ·中美贫富差距有什么不同..
    ·滠水农夫:“毛泽东”成..
    ·【张语鑫】:黄金闪崩 市..
    ·上帝和人类
    ·万里儿女不经商,传递啥..
    推荐博文
    ·【原创】龙胜梯田,去过..
    郑武华
    · 日本发现有敌意的国家可..
    曾天林
    ·周朝的政治状况(《认识..
    犁坚
    ·高速还是永久高收费的好
    汪刚强
    ·纸醉金迷:不通“道术用..
    夏商
    ·蔡英文不是洪秀柱的对手
    宁灵
    ·“与腐败水火不容”应重..
    朱民志
    ·中国公路收费高为什么总..
    燕山侠客
    ·那些拎蛋的农民和托蛋的..
    汪刚强
    最近访客
    秋浦酒徒
    溪行2013
    长河落日处
    向往未来
    业州愚公
    文戎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