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  
 
 
 


 
 
草根视界
 
  浏览数:14510335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最美最狠女市长”腐败标本三题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7-23 20:33:25
 

(题:“最美最狠女市长”腐败标本三题)

(原创:应学俊)

内容提示在反腐败斗争中,被“双开”的吉林省舒兰市“最美最狠强拆女市长”韩迎新,官儿不算太大,但绝对具有腐败“标本”意义,是一个比较全面的典型,本文稍作评析。(“中华论坛”等已发)

日前,笔者有感而发写了《这才是“最美最狠女市长”的真正新闻》——意思是:官商勾结敛财的腐败已与其它案例大同小异,算不上新闻;而其“美、狠”及其言行和所谓“尚方宝剑”,才是真正的“新闻点”。深入考察该案,觉得用什么“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之类作为此案评点的结语固然没错,但已使人感到它深有“不可承受之重”感了。

在反腐败斗争中,吉林省舒兰市“最美最狠强拆女市长”韩迎新绝对具有“标本”意义,本文稍作评析。

一、重集权而不愿分权制约:权力过于集中必然导致腐败

2014年2月,就反腐败问题,中央纪委研究室指出:“体制障碍是最大的障碍,机制缺陷是根本的缺陷”。

笔者认真研读过北京市委党校罗忠敏教授关于反腐败课题研究成果《腐败成因与防治对策》一书(国家社科基金研究课题/北京大学出版社)。罗教授研究的实际依据是对北京市典型案例的分析。应当说,罗教授的思路是清晰的。罗的研究,把产生腐败的原因归结于:1、经济体制不健全;2、领导体制存在弊端;3、法治不完善;4、思想原因;5、工作存在缺点。五个原因,前三个皆为体制问题。这一研究结论与中纪委研究室的结论也是吻合的。

而当下韩迎新腐败案,恰恰为罗教授以上研究结论的5个要点增添了新的佐证。本文先谈“领导体制”弊端问题。看看“领导体制”以及法治弊端,如何使韩迎新“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在当下领导体制中,看重集权(动辄党政一肩挑,分工不考虑权力制约)而轻视“分权”和“制约”,不区分权力的“运动员”和“裁判员”职能二者不可兼的基本规律和常识,权力几乎没有哪怕绵软的“笼子”约束,产生腐败几乎是必然的了。请看韩迎新权力示意图——

(图:韩迎新一身“权力”铠甲,裁判与运动员一身兼)

而在中国,所谓“分管”,则意味着“下面”是必须听话、服从上级领导的。而仅从韩分管的发改局(项目办)、投资公司、棚户区(改造)、城建来说,几乎是“裁判员”上场直接踢球了——犯没犯规,也是韩迎新自己裁判,都是她“分管”。如此韩迎新,岂能不“狠”?别说对百姓了,据说即便骂一般局长都是可以带出“***”来的。

看看韩迎新“主管”的那些部门和工作,有多少是有“油水”可捞的“危险区域”!早在中共井冈山草创时期(建党才11年),建“中央政府大礼堂”和“红军烈士纪念塔、红军检阅台”,中共当时总务厅官员就因贪污而被忍痛处决。这说明什么?那时有“意识形态多元化”吗?有“资产阶级自由化”吗?有“资产阶级糖衣炮弹”吗?

数年数十年,在集“裁判”与“球员”于一身、第三者监管缺失的情况下(更不要说什么群众监督),对糖衣炮弹而刀枪不入、香风不醉、坐怀不乱的“廉洁之神”或曰“钢铁制成之人”肯定有,但能有多少?为何总是在涉及工程、拆迁方面出现较多的官员腐败?在如此“险恶”环境中还能“站着进来”而不“躺着出去”,这当属少数人格伟大之高人。何况,毕竟相当一部分人在挤进官场之初动机原本就不纯。因此,就一般来说,把韩迎新等等这样的一二把手总是置于如此“风口浪尖”“香风毒雾”之中熏烤,而没人和制度“帮”她一把,对他们难道不似乎也太“残忍”了?

那么多省部级、厅级、处级官员落马,央企一二把手落马,其制度层面的原因大体难道不都与韩迎新腐败的主要成因——“集权”相似?对厅级以上官员腐败样本的调查也已证明:一二把手腐败是最大难题。难在何处?不就是难以制约和监督的集权吗?不就是“裁判员”与“运动员”一肩挑吗?文强死前对自己的腐败就相对客观地坦承了“制度、环境”和主观两方面的因素。

可使人诧异的是,刚刚登录舒兰市政府网站,看到新的“常务副市长”分管工作竟然大体与韩迎新相同(未担任纪委书记)!呜呼!足见对韩迎新腐败案的教训,根本没有被从核心的制度层面深刻反思,更不用说法治和干部任用体制层面了为何前腐后继?这便是答案。(当然,我们绝不是说舒兰市现任副市长一定会腐败,我们愿刘副市长“加强世界观改造”,拒腐蚀永不沾而成为优秀典型)。

(图:舒兰市现任副市长分工)

其实,即便“坚持党的领导”,如果重视“分权”和“制衡”规律,把“纪委书记”和分管“监察局、审计局”的权力从韩迎新身上剥离——比如:既然让韩分管城建等一系列工作,那么市长兼市委书记自己就可直接分管审计局(或监察局);再让另两位市委常委、副市长一位担任纪委书记,另一位则分管监察局(或审计局)——当然这仅为举例性假设。如此,韩迎新腐败的可能性固然还会有,但会大大降低,因为毕竟不是一手遮天了,难度会大很多(如想腐败捞钱,就得把其它分管领导拖下水构成“共罪”体系,这也不是轻而易举可以做到的),这便是分权、制约的好处,也是对干部根本上的爱护。难道不是吗?

如此小改小革很难吗?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难道就是要坚持“一人化领导”?诚如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中还要什么“民主、法治”?还谈什么体制改革和“科学发展”?

如上所述小改小革自然还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但如果这点改革都做不了,那我们何必整天侈谈“改革”?

二、“尚方宝剑”:上对下的权力授予、庇护和撤销都是百分百的

(图:韩迎新说她有“尚方宝剑”)权为民所赋”是理论上的说法,或曰应然之为。但真实的情境确实是“权为上所赋”——干部任命制掌管着乌纱帽的授予和撤销,这其中有相当的“人治”因素。“尚方宝剑”即皇帝御制之剑,代表皇权。当下,官员说出“尚方宝剑”这类话,证明在他头脑中是没什么法制意识而只有“人治”权威的,是相信“权大于法”的——可惜这类说法还是比较常见的。韩迎新就是一例。

为何“尚方宝剑”说传千年而不衰?因迄今为止,上对下的权力授予、庇护和撤销仍然是百分百的,曰“党管干部”原则。如韩迎新这类“常务副市长”实质为上级任命——即便“人大任命”也只是“走程序”而已,是在“上级或同级党委建议名单”中等额(或差额)“选举”而已,这并不是秘密。而更具实权意义的“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并分管“监察局”等一系列重权授予,那更名正言顺是“党内的事儿”了,是同级或上级党委和书记们的事儿,与“人大”没什么关系。在如此体制中,“尚方宝剑”怎么不起决定性作用?“上面”若不想“动”她,谁又能动得了?告到法院?笑话!法院归谁管?可一旦“上面”不再庇护(苍蝇老虎一起打),韩的末日也就到了——“法治”何时对何人用,也得“上面”发话。“上面”说“老虎苍蝇一起打”,于是反腐败才能狂飙突进。

有人也许要说,考核干部还是要“征求民意”的嘛,任命前还“公示”呢!且上任后如果官员违纪违法群众还可以举报呢!这不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体现吗?可不是嘛,但管用吗?咋在韩迎新已被“双开”的今天,群众见媒体还提心吊胆,并好意提醒记者“要注意安全”呢?这是怎样一种政治氛围?如果不是更大的“权力”下狠心、下决心,韩迎新难道不会继续当着“最美最狠女市长”?凭韩分管的方方面面一锅煮,谁能奈何得了她浑身的“权力”铠甲?再闹特警就要上了,事实是在强拆中一百多警察已上阵。

韩迎新的“尚方宝剑”具体指谁?现在还是个谜,有待揭晓。草民拭目以待。而这“尚方宝剑”也真够厉害了——2011年,当地市民许桂芹(据说还是政协委员)等因韩的违法强拆问题赴京上访,有幸见到温家宝总理,失声痛哭,深深刺痛总理。但即便温总理承诺一定认真调查处理,也不知是什么“尚方宝剑”竟然仍能庇护着这位“美女市长”继续稳坐钓鱼台,且小有提升!——是因为韩不是中央直管干部而隔着一层,县官不如现管?那这“尚方宝剑”难不成就在省委?天晓得!

也许,更直接而能任由韩挥舞的“尚方宝剑”是韩的丈夫。吉林市是吉林省的第二大市,舒兰市正是吉林市的下辖市,而韩的丈夫朱世伟正是“吉林市纪委核心部门”主任(正处级)!故自称“不懂法”的韩迎新自然口吐狂言“你们随便告,我不怕!

何时才能真正实现“权为民所赋”而不是“权为上所赋”,使官员眼睛向下、向法治,而不是迷信“尚方宝剑”?(即便坚持马克思主义,老马所说“巴黎公社原则”,其核心就是“人民监督”思想,一切公职人员由人民选举,由人民监督,可由人民罢免);何时才能真正实现依法治国?“权大于法”和“人治”顽疾猴年马月才算到头?

韩迎新腐败案是具有“标本”意义的。如何“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这制度笼子该怎么扎得科学、扎得有效?这才是反腐败乃至政治体制(或曰国家治理)改革的核心课题,是反腐败的根本。

“老虎”或许可以剿灭,但“苍蝇”恐难打完!且“苍蝇”的特点就是繁殖特快特猛,不从“基因”下手,不从孕育苍蝇的温床、条件下手,只怕是苍蝇拍一撤,那边又有许多蛆虫在上下翻腾准备“羽化”了,成几何级数增长是它们的特点——河南省交通厅前后三任厅长前腐后继的事实,则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而他们还并不是“苍蝇”呢……

三、“最美”:“色”的妙用,领导尤须谨慎

最后说说韩迎新之另一特点——外表的“最美”。这类说法现在常见诸社会新闻标题,甚至呼唤女性同事、服务员都直接以“美女”代之——有点俗,但你无法不承认这一新闻视角及社会现实。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这是指男女在同工同酬、政治权利及人格平等方面说的。而就生理心理、工作能力和行为特点等客观而言,男女怎么会“一样”?为何几乎没见谁否认过“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一俗语?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食、色,性也”。

(图:“最美最狠女市长”)在韩迎新从一个毛线厂女工一路顺风顺水做到非常有实权的“常务副市长”,其所谓“最美”(色)——起没起到作用?不好说。但事实是:1985年,韩毕业于纺织工业学校,一进厂便被分配到人事科和办公室工作——而有的人同样毕业于该校,却要找关系走后门才能进这家全省最大的国企毛线厂当一名辛苦的车间工人。韩是与其他人竞聘上岗的吗?30年前似乎还没这茬。所以,媒体说韩迎新是从“毛线厂女工”一路升迁上来,并不准确。韩一进厂就是“白领”了,后来则成了团干——是由此一路飙升的。一进厂就被选中,凭什么?能力吗?都是刚进厂,如何看出来?不懂。

关于韩迎新的“最美”在她的仕途中有何妙用,我们不能想当然,以后让事实说话。也许并无作用?只不过似乎深圳、重庆等多地确实都有“美女”官员种种与“色”有关的故事,而男性贪官又十之八九都好这口,名曰“通奸”——连中央编译局以研究马克思主义为职业的高级专家官员也好这口,无奈。这不能不使组织部门提高警惕!而事实证明,领导们选韩迎新确实选错了,而且一直错着。何故?即便单纯“用人不察”,不知该不该问责?

但愿我们的“组织部门”和上级领导在选人用人时不会因女性的外表“美”而心理天平失衡。选拔任用领导干部恐怕得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严密设防——还是要重“德能勤绩”的考核,史考察和现场考核相结合,更要认真广泛地征求民意、尊重民意;甚至尝试“巴黎公社原则”试行民主提名和公开竞选、公正透明;摒弃“色”的干扰而好中选优。毕竟是在选“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而不是选外表让某些人看了赏心悦目的模特佳丽。若涉“权色交易”,那又是违纪违法腐败,就不在此论了。

当然,倘若让百姓选官,面对“美女”候选人,可能也会有一时好感,但最终恐怕还是会更多掂量她能否会真心实意为大众服务,因为这是很现实的。“美”,固然一时“秀色可餐”,但毕竟不是米饭和居屋。而当“最美”与“最狠”集于同一女性之身时,不论谁,她的“美”被人弃如敝屣就是必然的了——那些被韩迎新非法强拆而泪流满面的百姓难道会对这样的“美”产生任何心向往之的好感吗?

分析韩迎新腐败案的“标本”意义是一个课题。笔者这里只不过摘其要简析三题而已。欢迎讨论。真理越辩越明。□

2014年7月23日  

【参考资料索引】

1、中纪委:体制障碍是最大的障碍,机制缺陷是根本的缺陷

2、新华网报道:美最高法院限制奥巴马任命权

3、河南省交通厅三任厅长前腐后继

4、文强临死前说的话(中华论坛点击超25万)

5、贪官“自白”里的“经典”

6、舒兰市人民政府网站


7、应学俊:他们为何“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下篇)

8、应学俊:马克思主义应当回答的问题

9、应学俊:看《汉武大帝》:历史仍在轮回

10、应学俊:中国官场腐败的卫道士们

 

 
上篇: 没有了 下篇: 旧闻:朱镕基视察CCTV“焦点访谈”并题词
 

● 方孝儒直接被判诛灭十族?这得是犯了多重的
● 男人为啥总觉得老婆不及别家女人
● 民主是非界限
● 被滥用的“共同体”
● 是谁成就了曼德拉的伟大
● 官之好坏谁说了算?
● 一本《道德经》在手,胜过千万哲理书
● 婚后老公为啥很少再主动花言巧语?
● 一掷万金,孔令辉同志爱国有术
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股市终于有喘息
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
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
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
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倚老卖老的典型
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济宁老鲍潜规则(一百零八)
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人管
汪邦成俄罗斯将回归传统吗?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留言名称: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3350 号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