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  
 
 
 


 
 
草根视界
 
  浏览数:14510437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他们为何“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下篇)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7-20 20:41:47
 

(题:他们为何“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原创:应学俊)

内容提示中共革命,为的就是推翻“吃人的不合理”旧制度,是革命最彻底的政党。但即便如此,在它成立之初艰苦卓绝的井冈山时期开始,腐败就与官场如影随形,绵延至今而不绝。当代文强、王怀忠等等落马腐败官员,年轻时有几个不是有理想、聪明能干、能拼命工作的好苗子?他们为何面对官场一个个“站着进来躺着出去”?这其中规律何在?(已发“中华论坛”)

【点击:浏览上篇。 核心内容:官员“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历史溯源

三、官场为何使他们“站着进来躺着出去”?

除了某些原先本质恶劣而混入官场的人,谁能说那些落马的腐败分子当初不都曾是有理想、有能力、能吃苦的好苗子?例如2007年被判“死缓”的腐败分子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他的“稳重、能干、工作思路条理清晰、善于总结”就曾经有口皆碑令人佩服。但这类好苗子进入官场——特别是拥有了相当权力以后,有很多硬是生生“躺着出去”,令人既痛恨也惋惜,何故?

1、都是“世界观惹的祸”而与制度建设无关?

当下很多落马腐败官员在“忏悔”时往往归咎于自己“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对此,连“新华网”2010年载文《文强们的忏悔》也觉得是隔靴搔痒、避重就轻,文章指出:“近年来,中央多次强调制度建设在反腐倡廉中的重要性不少贪官位高权重,浸淫政坛多年,对制度上的漏洞应洞若观火,但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对此‘选择性回避’,把贪腐的原因简单归结于对世界观改造不够。都是‘世界观’惹的祸?这让人心生疑窦:贪官们果真是这样认为,还是因为这样的忏悔简单、廉价、万无一失?……”——问得好啊,中共教育、考察、任用、管理干部,什么时候不是再三再四强调“为人民服务”和“树立无产阶级世界观”呢?官员们咋就在这个问题上这么“不听话”呢?

但是,据说文强倒是没有回避关键问题。据“中华论坛”被浏览25万多次至今未删除的网文《文强临死前说的话》介绍(官媒大约不会发表这样的文字),文强如是说——

我文强充其量只是个公安局副局长,却能在重庆为所欲为,是谁给我这种权力的呢?我的上级都干什么去了?又是谁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却为我打掩护?文强还说: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这个社会,这个制度。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要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我还是负主要责任的。”

——文强对腐败成因的主客观两方面并没有“选择性回避”,这倒是应当肯定的。那些“躺着出去”的官员们,即便文强、王怀忠、王昭耀、刘志军等等,年轻时有几个不是有理想、有能力、拼命工作的?他们咋就“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了呢?且案发均在权力巅峰?

无独有偶,中纪委研究室的结论恰恰与文强所言相互佐证。2014年2月4日,中央纪委研究室指出腐败问题的关键:“体制障碍是最大的障碍,机制缺陷是根本的缺陷。”这是一针见血的总结。当官员“站着进来躺着出去”成为现象而非个案和少数且愈演愈烈时,当官员腐败已经危及执政党自身生死存亡和国家安定时,我们无法不追问到这一层。

那么,如何以“科学发展观”,遵循客观规律,改革体制、完善机制?草民除了发发议论,也只有拭目以待了。否则,让中纪委巡视组在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巡视”到猴年马月是个头?遏制腐败的方法难道只有扛着尚方宝剑到处当“警察”或“消防队员”这一条路?这是“科学发展观”吗?我们岂能不找出遏制腐败的规律性途径?

2、普世实践告诉我们:权力是把双刃剑,“姓社姓资”概莫能外

权力的双刃剑特性,也体现于对腐败深恶痛绝的毛泽东本人。一旦权力失去制约,他本人也难自外于规律。毛用手中的权力干成了许多“革命”大事众所周知;可这失去制约的最高“权力”也使他犯“错误”便是涉及国计民生、千百万人性命和命运的天大错误,“文革”更是其中最大一宗。若毛不是拥有如此不受制约的权力(起码在和平建设时期),他的一生难道不反而会更加“光辉灿烂”?

失去制约的权力必定是害人害己的——无须任何会议或制度决定,毛只要稍稍暗示,便会有地方大员为其公然大兴土木修别墅园林,这算不算腐败?据解密档案,林林总总,可考之例至少有二:韶山滴水洞和广州南湖工程(详情过程见文末资料索引)。事实证明,上述二例皆为按毛个人意志所为,并非制度和组织行为。毛如上所为无疑凸显领袖特权。算不算腐败?读者自作判断。起码也是权力极度膨胀而为所欲为吧。

诚然,总统、国家元首或一定级别的官员,在位和退休后有较高待遇,这都可以理解,也并非不合理,若要求一切待遇如平民,当属“民粹主义”和平均主义,那又“极左”了,不可取;但无制度法规依据,仅凭个人旨意,各地便为其保密兴建专属“行宫”动辄上亿资金,而且在国家困难时期,这实在令人咋舌;有的常住,而有的仅住过一两次,还有的根本没去住过的,如广州南湖;有的闲置至今已败落失修造成巨大浪费,怎不令人扼腕诧异!这恐怕只有历朝皇上可比,记得有个承德避暑山庄……呜呼!不受制约的权力!

上行下效,与之相应,也无法制定规,仅凭权力,各省市便在当时逐渐有了令百姓仰止而森严的“省委大院、市委大院、干休所”,且竞相仿效攀比,里面一应设施、条件虽无法与领袖各地“行宫”园林相比,但也不断“与时俱进”,是平民百姓想象不到的,此外还有人所共知的各种不同级别的“特供”,有的恐怕至今尚存。这些与前苏联勃列日涅夫时期颇为相似。无制约的权力导致特权,产生腐败,且会膨胀,这是必然的。

“必须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这实在是基于客观规律得出的明智判断,权力岂可不受制约而任意膨胀?!失去制度制约和有效监督的权力,必定会使官员“站着进来躺着出去”。“一把手”或一二把手渐成腐败重灾区就足以说明问题。可我们的“制度笼子”还真的挺难扎——当下实行的公车改革,似乎可算作扎笼子之举,可举国呼唤的“官员财产公示立法”,仅此一项,竟20余年至今不能实现!呜呼,权力制约之难为,制度笼子之难扎,难于上青天!

3、“站着进来躺着出去”的逻辑:谁手握乌纱,官员必效忠谁

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社会特有的“买官卖官”窝案如今却屡见不鲜。其中规律何在?

谁手握乌纱,官员必效忠于谁——这就是铁的规律,除非不想做官。早已落马的原江苏射阳县粮食局局长刘平就明说“人民不要我,党要!”直白道出了这条规律的实践依据(见文末《贪官“自白”里的“经典”》)。“党”从来都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他这里的,实际上就是负责干部考察任命的党的组织部门,就是管着这个组织部门的书记。看来,“党”和“人民”其实并非同一事物,爱党和爱人民也不是同一概念

已经“躺着出去”的前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说过:“你能搞出政绩,算你能(干)。但能‘上’,关键不是让百姓看到政绩,而是要让领导看到政绩。”这与上述“人民不要我,党要”的潜在逻辑难道不如出一辙?这难道不足以证明“谁手握乌纱,官员必效忠谁”的铁律?“为人民服务”喊破嗓子能有何用?唯“上级”马首是瞻并得到赏识,那才是实打实的对官员升迁的“有效”之为。

就执政党纪律而言,也是要求“下级服从上级”,而并非“服从人民利益”(爱党爱国爱人民,“人民”排末位)。人性中“恶”的因素必然使官员对“上级要求”选择性服从——尤其在党和人民的利益交叉概念一勺烩的情况下。茂名、江西等等几乎官场所有“买官卖官”腐败窝案发生的事实都证明:官员要升迁,必效忠和巴结手握乌纱的“上级”——“人民”和“上级”如何得兼?官员由上级任命的体制必然是腐败温床。

执政党宣示“权为民所赋”,但实践中的真实情境恰是“权为上所赋——实践证明:这导致历史上封建皇权统治下才会有的“买官卖官”,在当朝依然轮回——封建社会,官员就是由皇上任命的。

附带说明,在这一问题的讨论中,有人说发达国家也是“上级任命制”——这是误解。发达国家的首相或总统、地方首长、议员,都是公众公选投票产生的。他们那里的“任命”是指选举产生的首长对自己幕僚班底的任命,比如奥巴马任命他的国防部长、驻外使节等等,但也要议会批准。奥巴马依法任命的官员自然也是要唯奥巴马马首是瞻的,这也是铁律。如果他们不认可奥巴马的领导,结局只有两个:一是自己辞职,二是被奥巴马拿走“乌纱帽”——换人。还以美国总统为例吧,倘若他在其任命权限内谋私或“卖官”,“议会”岂会批准?且最高法院也可判其任命违法或无效,而最终则难逃被选票拉下马或弹劾。奥巴马的权力受到的制约可不少,想为所欲为,门儿都没有!(参阅文末索引)与中国“一把手”的一言九鼎相比,这真的很“不爽”,但很有效——即便金融危机的2013年,美国官员廉洁指数世界排名领先中国61位,人均GDP则是中国人均GDP的9倍(约)。

做官用权不大“爽”,证明制约和监督有效,权力关在了或紧或疏的“制度笼子”里;做官用权太“爽”,则恰恰反映权力在“制度笼子”之外,不受制约,为所欲为。

四、治本:要真心反腐败,必须摒弃悖论

现在的悖论是:执政党要求官员“为人民服务”,但官员的任免权却不在“人民群众(公民)”手中;执政党要求官员必须首先忠于党和国家,最后才到“人民”,官员如何能做到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贪官坦言“人民不要我,党要”即为典型佐证。常识告诉我们:交叉概念、属种概念的并列,体现的正是思维逻辑、行为逻辑的紊乱。这便是“为人民服务”喊了90余年而难以成为官员行为准则和现实的症结所在,也是官员腐败的深层逻辑根源

如果说为官多年而未腐败者,自然也是有的,他们如履薄冰,坚守底线,至也有焦裕禄式、杨善洲式“人民公仆,时代先锋”,但这样的官员大约大多 “默默耕耘”于基层原地踏步而难有大的升迁,甚至英年早逝。还有一类,就是随时准备丢掉“乌纱帽”的刚正不阿者,这在官场中无疑只是很少的少数。因为有一种“理论”如是说:“没有权,你怎么‘为人民服务’?”——获得权力仍是第一位的。

正常的逻辑应当是——

既然执政党要求官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么,官员“服务”得好不好,人民群众就最有发言权,官员的乌纱帽(起码从市区县镇开始以下)自然应当由“人民群众”掌握,官员和想当官干一番事业的必然要对他的“服务”对象——人民群众的事儿兢兢业业、恭恭敬敬

若论“坚持党的领导”——该“坚持领导”什么?党的领导恰恰应当坚持在引导人民群众正确认识和评价官员上,坚持在保障人民群众的监督权和表达权上,坚持在严格民主选举的程序制订和执行上,坚持在认真监督杜绝弊选等违法现象上,坚持在对各地执政是否公开、公正、透明的监督上,不是坚持在“手握乌纱帽的予取予夺”上如此,官员还会“买官卖官”吗?还会如王怀忠等等那样一心为个人升迁搞“政绩工程”而害民害国吗?

(图:一把手腐败是最大难题)已被执行死刑的腐败分子前安徽副省长王怀忠案发前曾放言:“告我又能怎样?查我一次,我就升一级。”这极其形象地描绘了民主监督缺失、公民监督权、表达权无保障的体制弊端,造就了某些官员“站着进来躺着出去”的宿命。媒体载文指出:“一把手”腐败成重灾区,皆因“一把手”掌握和行使的权力几乎是绝对的,随心所欲的,也是缺乏监督、缺乏制约的。“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成了坚持“一把手的绝对领导”——“党”永远不可能是抽象的。该接受“绝对领导”的人如何监督自己的“绝对领导”?又何谈“制约”?这难道不是逻辑悖论导致的体制弊端?什么叫“一把手”腐败?其实就是“人治”腐败的代名词,是漠视民主法治的必然结果。

被称为“五毒书记”的张二江从丹江口调任天门市市委书记,在他尚未赴职时,反映他贪财好色的举报信就如雪片般寄往天门市各单位。其中寄给天门宾馆的一封信说:“你们天门来了一个大流氓,请看管好你们的服务员。”市里为了“维护新书记的形象”,紧急下令收缴这些信件,不料越收越多,最后只能“从源头治理”,到邮局截流这些信件。(见文末索引)——这就是所谓“民主监督”的真实写照!“党的领导”在这里却唯独不见了。

理顺体制和权力运行的逻辑,使各级党政决策程序民主化、法制化,民主监督、表达获得充分的法治保障,并形成符合逻辑和规律的体系,方可在“一把手”中削减腐败之“灾”,继而逐步走出反腐败周而复始的悖论尴尬。

让各级一二把手处于“绝对领导”地位,基本失去第三方权力制约和监督,却又要他们穿行于市场经济的阿谀奉承、金钱美女中而“拒腐蚀永不沾”,这是几乎不近人情的,是违反客观规律的,也是对干部最大的戕害——“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必然成为相当一部分人的逻辑归宿

当中共从成立11年之井冈山草创时期开始,面对官场,越来越多人“站着进来躺着出去”,直至当下可谓一发而不可收拾,到了危及执政党存亡的地步,这其中的规律已不是“主义”“阶级论”或“世界观”教育可以解释得了的。如何让官员能“站着进来”而不“躺着出去”,这其实是对干部人才的最大爱护,既利民也利国利党——反腐败,除了按客观规律办事,走“科学发展”之路,我们不知还有什么超乎其上的高妙路径?□

2014年7月20日  

【点击:浏览上篇。 核心内容:官员“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历史溯源

【参考资料索引】

1、中纪委:体制障碍是最大的障碍,机制缺陷是根本的缺陷

2、【记者手记】茂名窝案 卷宗里的官场细节

3、文强临死前说的话(另一链接)

4、贪官“自白”里的“经典”

5、“五毒俱全”张二江与107女的风流史(组图)

6、中国网:毛泽东批示处死的七个腐败犯罪官员

7、红色之旅:“滴水洞”的由来(“你们在山沟里修几间茅房子……”)

8、广州南湖毛泽东住所工程风波解密(“广州的房子是我叫东兴修的”)

9、用坚实的历史说话:毛泽东时代没多少腐败吗?(专题)

10、新华网:美国最高法院限制奥巴马任命权

11、一把手腐败是最大难题:十八大以来83名厅级以上官员的腐败样本调查

12、应学俊:马克思主义应当回答的问题

13、应学俊:看《汉武大帝》:历史仍在轮回

 

 
上篇: 没有了 下篇: 旧闻:朱镕基视察CCTV“焦点访谈”并题词
 

● 时势未到,再怎么蹦也跳不多高
● 黄奇帆点出了中国房市的五大痛点
● 行政与政策手段调控股票市场的合理性
● 刘胡兰该不该退出教课书?
● 中国3000亿美元抄底西方油矿正当时
● 让英雄照亮孩子,也要让孩子认识贪腐的危
● 讽刺贪官的段子隐藏着什么社会密码?
● 沽空人民币受伤,用波浪炒外汇能赢
● 反对浪费 节约资源 文明享受
航亿苇时势未到,再怎么蹦也跳不多高
刘兆辉新股发行骤然减少,股市终于有喘息
段绍译 股市里的投资策略
隔水望伊人寻觅一片方域
凡人摸史日本人笔下的鸦片战争
维扬卧龙抢篮球场事件,倚老卖老的典型
韩锦平凡 去巴黎看天下第一花
济宁老鲍潜规则(一百零八)
李忠卿无人机不可怕,可怕的是无人管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留言名称: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版权所有:©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