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学俊  
 
 
 


 
 
草根视界
 
  浏览数:14510572 博客积分:{Integral1} 博客等级:{denji}  
李承鹏突破了什么“底线”?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7-12 02:20:02
 

请单仁平告知:李承鹏突破了什么“底线”?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从单仁平的评论来看,我们真的搞不懂,“李承鹏模式”是个什么“模式”?如果说李承鹏突破了什么“底线”,事实和法律依据何在?除了法律还有什么“底线”?求单仁平明说,草民实在愚钝。

在网上看到单仁平文章《@李承鹏被销号,早晚注定发生》,才知道李承鹏在新浪的微薄帐户被销号了,亦即被微薄“禁言”了,用俗话说“你给我闭嘴!”英文里好像叫“shut up!”

“环球”发单仁平该文截图

此类事近来似乎不少,在浏览一些博客、微薄时,常见弹出“该帐户出现异常,无法访问”,或直接告知“该用户不存在”等,于是便知道被“销号”,禁言了。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甚至想,谁要一些人口无遮拦,乱说一气呢?呵呵。但《环球时报》为李承鹏被禁言而专门发一篇评论,何故?并没有说李承鹏犯法了,或被“××滋事”啊?《环球》何故为一个微薄用户被销号大做文章?

于是,笔者耐住性子读单仁平该文,反倒想对李承鹏微薄被销号一探究竟。

哦,单仁平说:李承鹏“语言激烈,尖刻,而且差不多篇篇‘骂政府’。此外他是因杀城管被判死刑的夏俊峰的公开支持者。中国近年的很多重大公共事件里,都有他的身影。”

但想想还是觉得不对——

语言激烈、尖刻”本身是错误或犯罪吗?就应该被禁言吗?若论被禁言,只能从语言的内容上来看吧?而论“语颜激烈、尖刻”有谁能比得过鲁迅呢?

哦,还有,“差不多篇篇‘骂政府’”——嗯,这倒涉及内容了。可“骂政府”也得看骂得对不对呀?像薄熙来、王立军主政下的“政府”,还有“与多名女性通奸”的广州市副市长曹鉴燎、涉严重违纪违法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治下的“政府”其某些作为难道不该骂、不能骂吗?雷政富主政下的“政府”某些作为不该骂、不能骂吗?再比如有些地方“政府”与涉黑者勾结对卖淫嫖娼睁只眼闭只眼,这样的“政府”不该骂?当某些“政府”与房地产开发商沆瀣一气坑百姓时,这时要人不“骂”行吗?李承鹏“骂政府”骂错了什么没有,这才是关键,单仁平并未指出来啊?

再说关于“夏俊峰一案”,对此案有不同于官方、法院裁判意见的,恐怕也有不少吧?从新华网发表文章曰《夏俊峰获死引“同情”潮 评论称被害城管亦应关心》,啥叫“同情潮”?单仁平应该懂。由此可知,即便李承鹏是夏俊峰的“公开支持者”,这又如何能成为被销号、禁言的理由呢?单仁平文章开篇为何举这种苍白无力的例证啊!

于是,笔者继续在单仁平文章中搜寻李承鹏究竟为何被新浪微博销号、被禁言的缘由。

难为单仁平还在文章中提到了《宪法》:“在追求所谓‘言论自由’时,激进自由派人士不能向国家的政治凝聚力开刀,公开挑战国家政治制度。他们需要清楚,严重违宪的言论不可能在中国畅行无阻,无论他们喜不喜欢,中国都不是可以尽情宣扬西方政治价值观的地方。”——那么,李承鹏的什么言论“违宪”了呢?光有帽子,帽子下却不见人。让读者满头雾水,不知所之。

此外,什么叫“向国家政治凝聚力开刀”?如何解释?什么叫“挑战国家政治制度”?中共废除了“人民公社”并推行土地个人承包、几乎废除了“计划经济”而推行“市场经济”、大力鼓励文革中被批得臭不可闻的“勤劳致富、发家致富”、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停止执行“劳教法”和“流浪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等等,这些改革是不是制度性改革?是不是对原有“制度”扎扎实实的“挑战”?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彻底否定文革并明确指出毛泽东发动“文革”的错误,这恐怕也多少有点影响“文革”时期的“政治凝聚力”吧?如何解释呢?“改革”难道不就是改革“制度”?“制度”如果没有弊端、问题,为何要“改革”呢?哦,执政党可以一次一次地动真格儿“改革”,草民或如李承鹏等针砭制度弊端就是“挑战政治制度”?不大想得明白。

单仁平在该文中说:“现在的问题是,激进自由派必须有底线意识,他们需要恢复已经失去或者麻木了的敬畏感。在大而复杂的中国,边界意识和对度的把握对任何人和力量都十分重要,激进自由派人士无论有什么政治信仰,他们必须首先遵纪守法。”——笔者在想,单仁平想说的是什么?啥叫“敬畏感”?啥叫“边界意识”?——哦,最后说到了“遵纪守法”。那么,我们除了对“法律”要心存“敬畏”,要当作“边界”,还有什么呢?中国不是“法治国家”吗?单仁平为何不指出李承鹏哪些言行触犯了法律呢?而如果李承鹏真的触犯“法律”了,仅仅新浪微博“销号”就够了吗?——看来,单仁平上述高论又是无的放矢了,要不就是有些话不便“说太细”?笔者以为,单仁平不是新闻发言人,就一人一事发表评论,不需要玩“你懂的”,还是应该说得明白些,否则能有什么说服力呢?

从下面这句话可看出,单仁平其实心里门儿清:“客观而言,激进自由派并非毫无正面贡献,在推动中国加快改革方面,他们是合力中的一个元素。”——这倒是中肯之论。其实从“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来讲,“政府”继续要听到颂扬,也更需要常常听到“骂声”的;只要不是恶意造谣诽谤,这“骂”就是监督,能说老百姓只有说“人民政府好”而没有“骂政府”的权利吗?“骂”在节骨眼儿上,“骂”在痛处,难道不正是促使政府改善行政、改革制度、改革吏治的动力吗?

看完单仁平该篇评论,我们还是不懂李承鹏为何被“销号”?更不懂李承鹏被销号为何“早晚注定发生”?看来,以后看到某些“政府”——甚至贪官治下的“政府”——那些侵害百姓利益做得不象话的事情也“骂”不得?看到如“劳教法”等一类“制度”的不合理也批评不得?说了就是“挑战”?对一个比如像夏俊峰案那样公共关注的司法案件、对某公共事件也不能表达自己的看法?——若这不能说,那不能讲,最后恐怕只剩下八卦娱乐或“准风月谈”了——哦,不对,把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民间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不举国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这一类话是可以讲的,而且可以向“环球”宣讲,因为这丝毫不是“骂政府”。

单仁平说:“然而‘李承鹏模式’在中国不可能无限地走下去,当它突破了底线时终将受到制约,这已是越来越清晰的现实轮廓。”——从单仁平的评论来看,我们真的搞不懂,“李承鹏模式”是个什么“模式”?李承鹏突破了什么“底线”受到“销号”禁言的“制约”?事实和法律依据何在?除了法律还有什么“底线”?求单仁平明说,草民实在愚钝。

其实,笔者窃以为:“销号”就销号得了,这是“中国特色”,意会即可,何必专门写篇不明不白难以自圆其说的评论?那可是面向“环球”的哦!这真叫“你不说还好些”,有时画了蛇是不可添足的。只是不知笔者说的这些是否也突破了什么“底线”?心有怯怯焉。□

2014年7月12日  

【参考资料索引】

1、《环球》单仁平:@李承鹏被销号,早晚注定发生

2、应学俊:评杨禹“绣花鞋式民主”论

3、应学俊:如此“公知”怎不令某些人憎恨?(札记)

4、新浪网转: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 民众应理解(环球时报社评)



 
上篇: 没有了 下篇: 旧闻:朱镕基视察CCTV“焦点访谈”并题词
 

● 文化战争:“纸牌屋游戏”再推“第二GDP大
● 转:改革关头看什么?
● “钱吃人”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
● 再谈人性经济学
● “空气甜美”国度“越反越恐”让谁情何以
● 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这中东乱源不一般
● 文化战争:卡塔尔“断交潮”鸣响“美元体
● 朋友跳楼赔八万,法官释法多奇葩
● 【解密】富商机毁人亡,牵出重庆温泉寺悬
七里岗一九七三年日记
阿泥-特朗普的失足可能造成美国未来的千
宋祥平新沂10年难治四不像 不能重蹈地条钢
夏商文化战争:“纸牌屋游戏”再推“第
徐照核转:改革关头看什么?
徐照核中国纪检监察报:深化改革必须破除“
济宁老鲍潜规则(一百十二)
吴墨扒掉康熙帝圣君的外衣
吴东华成功预测黄金上涨
 

 

在此留下您宝贵的评论: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留言名称: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版权所有:©2017博客日报 浙ICP备06051813号 浙B2-20090125 给博客日报留言 律师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