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报
用户名: 密码:
杨恒均看法
http://yhjj.bokerb.com
  • 首页
  • 博文
  • 相册
  • 关于我
  • 正文
    “公知”·立场·语境·海蓝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6-25 13:29:51  

    (题:公知•立场•语境•海蓝)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谢谢海蓝肯定笔者博文立场正确且“颠扑不破”,谢谢海蓝首肯“司马迁、闻一多、李公仆确实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是中国的‘良心’,中国也需要这样的‘良心’”。只是海蓝不遵守逻辑同一律,且将“日常语境”视为不可逾越的铁定规范和判断是非、真理的标准,这有点令人大跌眼镜。

    本文不是要探讨语言学问题,还是说的时政话题。之所以题目中用了“语境”等概念,盖因“博客日报”一位叫“海蓝”的博主评论笔者《如此“公知”怎不令某些人憎恨?》等文时用了这些概念,且是“兜底”的概念,故不得已而应之。

    (图:海蓝反驳笔者的文章)首先,这位海蓝先生说“‘公知’是这些年才产生的新词汇,什么人才算‘公知’,目前似乎并无统一定义”——海蓝此话差矣。“公知”概念产生于约27年前,岂能说“这些年才产生”?“公知”概念是美国学者雅各比教授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中,依据历史和现实之事实首先提出的(自然不算“法律”,更不是被授权评选什么,属于基于客观社会实践的学术探讨),该书出版于1987年,2000年又再版。2002年,中国政法大学还出版了直接研究“公知”的专著——美国波斯纳教授的《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再次正式使用“公共知识分子”(即所谓“公知”)这一概念,皆有国内外学界基本认可的定义。海蓝之说如何能成立?

    既然使用“公知”概念,其基本定义自然应大体依据首先提出这一概念并有专著问世的作者之定义,不可能偷梁换柱另创定义,否则何必使用这个外来的概念?如果有人欲给“公知”另行定义,那就更应当在其文章和有关表达时,郑重宣示自己所给的定义。否则岂不乱成一锅粥?是不是这样呢?

    一、为文岂能没有正确、鲜明的立场?

    海蓝说:“应先生‘永远正确’的诀窍在于:先聪明地给自己设定一个永远正确颠扑不破的立场……”笔者几乎要感谢海蓝的“兜底”肯定了。可是,笔者又认为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啊。谁写文章会给自己设定一个“漏洞百出”或显然错误的二百五“立场”呢?那岂不是文章还没写就先砸锅了吗

    什么叫“立场”?立场是指人们看问题时的立足点,即当今所说“屁股决定脑袋”。毛泽东批评一些同志犯错误时,往往首先批的就是看问题的“立场”问题。请问海蓝先生,力求自己思维和表达“立场”正确,有错吗?你难道经常给自己设定一个“错误的荒谬的立场”吗?

    海蓝说:“也正因为如此,应先生的文章也应该永远被归于垃圾一类,因为你一开始就给自己设一个类似‘地球是圆的’的立场……”笔者的文字算不算“垃圾”非一人说了算,姑且不论,读者的大多数自有判断。而海蓝说笔者“一开始就给自己设一个类似‘地球是圆的’的立场”——笔者很高兴,因为这无异于在赞扬笔者“立场坚定”毫不含糊;如果笔者给自己设定(宣示)的立场是“地球是方的”,那岂不是二百五?相信海蓝写文章也不会总给自己设定一个“错误的”或者“漏洞百出”二百五的立场吧?即便海蓝某文“立场”真出了问题,相信也未必是海蓝有意而为,实在是头脑或曰“立场”本身就确实有问题、有漏洞而不自知。正如《环球》遭到普遍诟病连“央视网”、《中青报》也发社评抨击的“适度腐败论”,正是立场(屁股坐哪里)出了问题,且眼下顶层反腐败实践彻底证明了《环球》当初的“立场”确实太成问题了

    二、明确所用概念的定义,是正常思维和表达的前提

    其实,笔者认为海蓝所说的“设定一个……颠扑不破的立场”,准确地说应该是指笔者在文中首先明确了“公知”概念的内涵。可这有什么奇怪和不应该的呢?即便还在读大学的学生大约都懂,写论文首先要对自己所用的重要概念下定义——尤其是某些有争议的特别一点的概念,常用的句式是“本文所说‘XXX’其含义是……”。这难道不是写作常识?

    海蓝还说,笔者“自己先给‘公知’下了一个适合自己需要定义”——笔者给“公知”的定义是为“适合自己需要”而凭空杜撰的吗?雅各比等学界的论述是那样,且符合历史社会实践,笔者如何能篡改?笔者没有言明这一定义的出处吗?打开笔者原文再看看吧。论辩如此罔顾事实,这是文品和人品问题了。

    (图:雅各比著《最后的知识分子》)在笔者的表达中,凡用到“公知”这一概念,必定是依据此概念首创者的论著以及与此相关的论述,更考察这一定义与历史实践是否相符。笔者再次重申“公知”的概念——笔者完全赞同雅各比教授的论述:“公共知识分子”并不是知识分子中的一个特殊群体,而是知识分子中一种相对突出的文化表征而已,即在通常情况下,这类知识分子更加强调自身的公共化的伦理使命,并以积极的姿态随时随地地将自己纳入公共化的现实领域,为建立一种自由公正、合理合法的现代文明秩序而努力。说白了,就是指具有社会责任感、正义感、使命感与良知,就是关注社会的良性发展。这与我国历史上“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难道不是吻合的吗?

    我们用雅各比教授艘等提出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概念,却不遵循其给出的定义?那不是偷梁换柱又是什么呢?否则,我们何必使用雅各比提出的这一概念呢?——因此,凡符合上述定义的,无论古今中外,难道不可以称其为“公知”或认为其具有“公知精神”吗?这有何错呢?这是笔者自己杜撰的“适合自己需要”的定义吗?请读雅各比原著再说吧,或者干脆别使用这一概念。

    而笔者阅读雅各比原著翻译,认为雅各比使用“公共知识分子(即所谓简称“公知”)”这样的称谓,仅仅为的专指传统意义上更多关注社会正义、良知和公众利益的知识分子,以区别于那些学问甚高但只专攻术业而不大关注社会正义、公共事务和社会责任担当的脑力劳动职业者或某种职业专家——因为雅各比教授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明言:“……尽管脑外科医生或者工程师们也需要经历严苛的脑力训练,但大多数人不会认为他们是知识分子。”这也是笔者杜撰的“适合自己需要”的定义吗?

    三、海蓝先生混乱的概念和思维:此“公知”非彼“公知”

    海蓝说:“我们也承认您说的完全对:司马迁、闻一多、李公仆确实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是中国的“良心”,中国也需要这样的“良心”,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看到这里,笔者简直要有点“感动”了,这位“海蓝”先生与笔者原来并无分歧啊!雅各比所说的“公知”不正是这样的知识分子吗?海蓝与笔者还争论个啥呢?请海蓝对照一下雅各比先生的论述吧。

    可海蓝紧接着还是又“乱”了。海蓝说:“但是,我们也仍然要继续批评我们平常说的那些充斥于网络和商业媒体上以信口雌黄为业的‘公知’,我们所说的这些‘公知’、即大家在网上日常语境中所指的‘公知’”。——看看,此“公知”非彼“公知”,彼“公知”非此“公知”——呵呵,究竟哪儿跟哪儿啊?一锅粥!这就是不定义概念而随便使用概念的结果!概念的确定性,才可能有正常的表达和交流,这是逻辑的同一律。即便网上没一个符合雅各比等学界所定义的“公知”,我们岂可将不属于“公知”的人称为“公知”?难道我们能将假冒的“联合国官员”就称之为“联合国官员”?这岂不是笑话?

    海蓝先生,为了表达的准确和清晰,你该给你所使用的“公知”概念下个明确的定义吧?你如不屑用雅各比先生的定义,难不成你真的自己要杜撰出一个“适合你自己需要”的“公知”定义来?诚如是,这恐怕倒确实有任意将“公知”概念偷梁换柱之嫌了吧?

    四、海蓝所说的“日常语境”是个什么东东?

    海蓝说:“我们也承认您说的完全对:司马迁、闻一多、李公仆确实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杰出代表,是中国的‘良心’,中国也需要这样的‘良心’,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这说明海蓝良知尚未完全未泯,尚有点儿是非感。欣慰。

    那么,海蓝与笔者的分歧只是一个“日常语境”的问题,即海蓝所言“我们所说的这些‘公知’、即大家在网上日常语境中所指的‘公知’”——“语境”是语言学里的概念,既然海蓝说到“日常语境”,笔者就不能不说道叨几句——“语境”是个什么东东?

    “语境”是个语言学名词。所谓“语境”,即言语环境,它包括语言因素,也包括非语言因素。上下文、时间、空间、情景、对象、话语前提等与语词使用有关的都是语境因素。表达、交流时注意“语境”是重要的,否则容易产生误解和歧义。这不错。

    但请海蓝注意,“上下文、对象、话语前提、语词使用”也都是“语境”因素——而笔者论及“公知”的文章,其本身就是一个“语境”,就有已经定义“公知”的明确“前提”(语词使用)。没有任何写作理论阐述过,文章的“语境”必须符合所谓“日常语境”(其实海蓝所指更是社会污名化“公知”的某群体的“语境”而已)。

    (图:文革中的“结婚证”局部)因为,所谓“日常语境”这一存在,可以是正确的合理的,也完全可能是错误的、荒谬的;可以是客观存在,也极有可能是人为蓄意制造的(所谓“造成舆论”)。最最简单的例子:“文革”中的“日常语境”是什么?是对领袖的个人迷信、个人崇拜,任何人的文章或讲话开头必须引用毛“最高指示”或“敬祝毛万寿无疆”,结尾必须再次“敬祝”,山呼“万岁”,如果有人讲话、作文不符合这样的“日常语境”就是大逆不道,会因无视“语境”而获罪。这种“语境”难道不荒谬绝伦?难道海蓝认为这也是合理的?是符合写作理论的?

    公共知识分子”和“公知精神”或“公知现象”是历史形成,客观存在,雅各比等学界不过对其进行抽象定义而已,并非任何人凭空杜撰。而海蓝所说现在的所谓“日常语境”是客观形成还是由谁制造的呢?所谓“主流媒体”的话语权掌握在谁的手里?“主流媒体”允许平民百姓发出其不认可的不同声音吗?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如此“语境”与当年主流媒体制造“亩产万斤、 几十万斤”以及“文革语境”的“舆论一律”有何区别?蓄意制造“舆论一律”的“语境”这是个什么神马玩意儿?这难道不是一种思想文化专制的结果?

    (图:《人民日报》“亩产万斤”的“语境”)不顾及历史事实,无视学界对“公知”已有共识的基本定义和内涵,以某些似乎有错误或缺点的知识分子言行污名和妖魔化“公知”,这就无异于把类似冒充“联合国官员”行骗的事实当作“联合国”本身大加挞伐的荒谬。这样被制造出来的荒唐“语境”本身就已经非常可笑了,如此“语境”正应被打破,应当正视听,因为这是制造集体无意识或曰偷梁换柱、人为混淆概念搅乱人们的正常思维,而达到妖魔化“公知”的目的,这是当前所谓“日常语境”的实质!

    以专制权力人为“制造舆论”有时会很有暂时性效果——法西斯宣传部长就说过“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但是,真理毕竟是真理,再“舆论一律”都无法等同真理。想当初,“亩产万斤、几十万斤”“共产主义将要实现”以及“文革语境”是何等铁定,何等不可动摇?但历史已经证明,那样的“语境”是专制者蓄意制造出来的,终成千古笑柄。“语境”岂可成为真理!

    海蓝讽刺、挖苦笔者似乎“得心应手”,也一定颇为惬意吧。可当调侃、挖苦别人时还真的别忘了概念、立场、逻辑这些作文的根本问题,否则是极容易授人以柄的哦。须知,将被制造出来(即便自然形成)的“日常语境”看作不可逾越的铁定规范甚至视为必须遵循的“标准”,这只能是一种盲目从众、缺乏独立思考的浅薄表现,是一种某些市井般的愚昧。辨别一种理论、观点是否正确,其标准是全面考察相关历史和相关事实,是运用严密的概念、判断、推理逻辑思维,而恰恰不是什么“语境”从来未见“‘语境’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样的哲学定理。□

    2014年6月25日  

    【参考资料索引】

    1、应学俊:漫议“知识分子标识”

    2、应学俊:“公共知识分子”三题

    3、应学俊:如此“公知”怎不令某些人憎恨?

    4、海蓝:也说“公知”——读应学俊先生大作有感


    博客日报手机版二微码(扫描即可关注)

    博客日报如今已成为中国网民最受欢迎的新媒体!
    在手机上快捷浏览博客日报:
    一.扫描左侧的二微码 二.在手机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网址m.bokerb.com
    看到手机版首页后,即可点右上角的按钮,设为收藏,或直接转发到朋友圈。设为收藏后,随时可在微信-收藏中打开浏览,非常便捷。
    分享到:
    阅读[] | 点击查看评论[]
    上一篇: 伊拉克的民主出了什么问题? 下一篇: 好看的女人哪去了?
    评论(↑按时间顺序  ↓按时间倒序) 发评论
    发评论
    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昵  称: 点击登录评论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杨恒均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
    博客访问:
    今日访问:131
    加为好友
    相关博文
    ·不懂中国政治的人才是危..
    ·天涯
    ·天朝在哪里?
    ·说一部少儿不宜的片子!..
    ·杂草丛生(566)
    ·五,古希腊先贤对于政治..
    ·股灾
    ·‘拉美“的中国情结
    ·雷政富精神
    推荐博文
    ·评“世行报告删除中国金..
    冯梦云
    ·【原创】上海火车站南广..
    郑武华
    ·手机在手上不听话儿了
    一秋
    ·南京瞻园夜色美
    金陵居士
    ·证监会是捉奸的
    小瘪三
    ·我反对公开以安倍类比“..
    朱民志
    ·房产商100家商业模式分析..
    吴东华
    ·农民工维权记(二):我..
    一秋
    ·微小的善举背后是暖暖的..
    徐甫祥
    最近访客
    李群云
    长河落日处
    会飞的鱼
    业州愚公
    小巷秋雨
    卡拉公民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