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报
用户名: 密码:
草根视界
http://yxjedu.bokerb.com
  • 首页
  • 博文
  • 相册
  • 关于我
  • 正文
    “民主知识”该“降级”到哪个地方去?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4-02-10 21:44:45  

    (题:“民主知识”该“降级”到哪个地方去?)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苏长何教授要把“少数西方国家宣扬的民主知识从普世知识降级为地方知识”。可是,该“降级”到哪个“地方”去呢?这是个问题。而一旦这种“降级”成功,就意味着将举世认同的民主拒之中华国门之外,苏长和就可以鼓吹和实行“为民做主”式“中国特色民主”了。

    (图:苏长和院长、教授)执政党长期以来号召“解放思想,理论创新”。这不,最近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苏长和教授就动作频频,在《走出民主政治研究的困局》一文中招数迭出——“把民主知识从普世知识降级为地方知识”就是一招,原话如下:

    “要从西式民主话语体系中解套,真正具有自由之精神、独立之国格,首先需要将少数西方国家宣扬的民主知识从普世知识降级为地方知识。长期以来,美国在其外交中努力将美国特色的民主从地方性知识转化为普世性知识。”

    读这番话,我们才知道原来苏教授也追求“自由之精神”呢!只是我们不知道苏长和教授要做“降级”处理的“民主知识”,其具体内涵是指作为价值观念的“民主”还是指某些国家具体制度层面的“民主”?

    一、这样的“民主知识”该“降级”到哪个“地方”去?

    既然苏教授说到“民主知识”,我们就不能不谈点儿“知识”或曰“常识”了。

    众所周知:“民主”,既是一种社会科学的价值观念,又是一类政治制度的统称。前者几乎是“普世”的,而后者自然具有“地方性”。这是非常明确的客观存在。

    作为政治价值和观念层面的“民主”,起源于约2000年前的希腊(包括实践萌芽),其后星火相传,并无强力“推销”,不胫而走,逐步完善,为东西方许多国家吸纳、实践和丰富(东方国家首推日本,明治维新主动“全盘西化”并在亚洲首先实行君主立宪制,迅速强大);至近代,西欧启蒙学者明确提出“主权在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等一系列更明确的概念——无疑,历史证明:“民主”是对“专制独裁”的反动;故凡热衷于独裁专制者必以种种借口反“民主”

    “民主”是人类长期探索国家治理之道的成果,它传播于世界东西方,早已无法专属某个“地方”了。当下,我们撇开“中朝越古老”以及非洲等地区部分国家不论,尽管一些国家民主程度有所不同,可还有多少是“准独裁专制”国家呢?即便“中、越、古”难道不也正朝着“民主”的方向“改革”?中国迅速崛起的根本原因,难道不正是给百姓多了几分民主权利而少了几分专制和专制下的计划经济?而“市场经济”则更是无法离开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平公正等“民主”基本要素的

    毛泽东虽未能很好地实践民主,但对“民主”的燎原之势,他早在上世纪40年代已经看到:“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但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我们可以说,毛在这里说的“民主”绝不仅指价值观念层面,必然也包含了“西方民主”的基本制度因素。上世纪40年代中共《新华日报》上曾连篇累牍对美国民主、美国总统有直白的赞美,这些人所共知的“历史的先声”是对毛泽东所言的注脚,这大约无须笔者引述了。

    哲人的思维常有超越时空的相通之处,不论是孔夫子与亚里士多德,还是毛泽东与19世纪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托克维尔在欧洲民主化高潮之时也曾指出:民主化是一种世界潮流和趋势,民主的开发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部分人个别意志和个别行动的结果,而是一场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的产物。……在这场变革中,“神权”走向了衰落,王权趋于崩溃,世袭贵族逐步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而民众却走上了政治的前台,成为主导和影响社会发展的不可轻视的力量。因此,民主的发展势所必然。如果说民主在推翻封建制度和打倒国王的斗争中勇往直前,在资产者和有钱人面前也从未却步,那么,在今天同样也不可抗拒。——仅托克维尔所言也可看出,所谓美国“将美国特色的民主从地方性知识转化为普世性知识”纯属无稽之谈。

    2014年2月5日刚去世的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Robert Alan Dahl)在充分考察和研究的基础上认为:世界上首先确立名副其实民主政府的国家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而并非美国。(见[美]阿伦•利普哈特著《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世界上许多民主国家尽管具体制度不可能“照搬”而相同,但大多实行不同形式的多党制、普选、三权分立等。从下图看(资料来源网络),民主早已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所认同,何须“推销”?何须“转化”?而且即便我们把“美国特色民主”“降级”而拒之国门外,那么如何对待欧洲、美洲其它国家、大洋洲等那些非常成功的民主国家的经验、国家治理的成果呢?是不是统统都要“降级”为“地方”而为中国拒之门外不屑一顾呢?我们国家的“改革开放”就是这样的吗

    (图:世界民主国家及民主发展分布示意图)

    于是我们想到,若是要把上述“民主知识”“降级为地方知识”,那是要“降级”到哪个“地方”去呢?“降级”到美国?那德国、英国、瑞典、新西兰的“民主”怎么办呢?按苏教授的观点,是不是干脆统统将凡西方民主皆“降级”为“西方知识”而拒之中华国门外,咱大中华关起门来夜郎自大算了

    然而,基于世界民主政治发展的趋势,我们不能不说:作为政治价值观念层面的“民主”及其基本要素,早已成为人类大多数的共识,从这一角度而言,说它是客观存在的“普世知识”毫不过分;正由于是它是客观存在,任何人想凭主观意志将其“降级”或“打回其老家”拒之国门外,在信息全球化的当下,这更只能是堂•吉诃德式的笑话!——按照苏教授的逻辑,我们是否也要把电脑、手机、互联网等也“降级”为“地方产品”而拒绝流传、拒绝使用?我们是否应当回退到梳辫子、穿马褂、乘马车、跑马送信而拒绝使用E-mail才算是坚持了“独立之国格”?

    二、作为制度层面的“民主”从来都具有“地方性”,所谓“照搬”其实是自设批判标靶的乌有之论

    如前所述,作为政治价值和观念层面的“民主”,客观上已成为“普世知识”,正如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所说“民主的开发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部分人个别意志和个别行动的结果,而是一场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的产物”。而作为制度层面的“民主”从来都具有“地方性”,因为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能愚蠢到毫不考虑本国历史、文化的实际情形而原封不动“照搬”别国的具体制度

    可若论“照搬”,在东方的亚洲,最具有“照搬”色彩的是日本和新加坡。尤其始于1868年的日本“明治维新”,其“全盘西化”的程度尽人皆知,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君主立宪国家而迅速强大。可他们依然存在天皇,其《宪法》与美国宪法也相去甚远。而行“宪政”也有“三权分立”的新加坡,却多年“一党独大”执政,且还存在古老而匪夷所思的“鞭刑”;再以《宪法》而言:美国宪法第四款:“合众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所有文官,因叛国、贿赂或其它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均应免职。”而新加坡不仅没有“照搬”且反其道而行之,其《宪法》第二款竟如此规定:“总统不得在任何法院任何诉讼中受到控诉。”——这些恰恰证明:在选择认同民主价值追求的前提下,具体制度必然各有不同,英美法德等国宪政也莫不有同有异,有的差别很大。世界之大,地域之广,历史文化民族不同,除了“民主”政治价值取向的客观趋同,谁会愚蠢到“照搬”他国具体制度条款?

    日本、新加坡究竟可否称为“照搬”?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么事实证明他们的“照搬”也是成功的;如果不是“照搬”而是借鉴,则证明所谓“照搬”是不可能存在的乌有之论。——于是苏教授之论难道不都将陷入悖论的尴尬?

    三、苏教授“从西式民主话语体系中解套”,独创出“为民做主”的“中国式民主”

    原来,苏教授断言“西方民主已经退化和衰落”,要“将少数西方国家宣扬的民主知识从普世知识降级为地方知识”,“从西式民主话语体系中解套”,其目的在于“站在本土政治资源基础上”来确立“中国式民主”的定义——没想到竟然是“为民做主”。这就过于搞笑了。关于此,笔者前文《对话苏长和:“民主”与“为民做主”》已有反驳,在此不赘。

    苏教授有权赞美或力挺“为民做主”,但是岂能以此偷换举世皆知客观存在的“民主”概念?把“为民做主”称为“民主”——这难道不是对“民主”的强奸和亵渎?这难道不是给老百姓喝“麻醉药”和“毒奶粉”中国百姓跪于公堂求官老爷“为小民做主”的历史还不够长吗?于是,我们不能不说说尽管众说纷纭但毕竟可论可考的“民主”的要义——

    (图: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景一2012年12月曾带领职工到三亚市凤凰镇政府门前跪地请愿,因为他感到法律途径已经走不通了……)

    四、究竟什么是“民主”?

    在比较政治学领域、在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美国政治学家阿伦•利普啥特在所著《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中指出:“尽管政治学家们在如何确定和评估民主国家的某些细节上还存在分歧,但罗伯特•A•达尔在其富有开创性的著作《多头政体》中提出的8条标准已得到了广泛的赞同:

    ⑴ 投票权;⑵ 当选的权利;⑶政 治领导人为获得支持和争取选票而竞争的权利;⑷ 自由公正的选举;⑸ 结社自由;⑹ 表达自由;⑺ 可选择的信息来源;⑻ 根据选票和其他的民意表示制定政府政策的制度。”

    苏教授能说这些“标准”或类似要素不是包括中国执政党在内的大多数国家、政党认同的吗?它们仅仅是美国或某些国家独有的吗?这些要素除了第⑶条,在我国《宪法》中难道不大多有所体现吗?现在我们所说的改革和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难道不就是推动我国《宪法》所规定的与上述要素类似的各项公民民主权利的落实和保障吗?即便呼吁实行“社会主义宪政”,难道不也在“宪政民主”的要义之中?苏教授要跳出这个那个“困局”就是连以上最基本的民主要素也要“跳出”而推行所谓“为民做主”?而且还要将其与“民主”生拉硬扯到一起,这也太过贻笑大方了吧?

    以上八条除第⑶条,并未包含“多党制”等令当下执政党无法容忍的因素,如果剩下的这7条最低的民主要素都不能保障实施,那还要谈什么“民主”?干脆“你是民,也是‘国之本’,但由我来为你做主”不就结了?这也许正合了苏长和教授“为民做主”的的主旨和心意?

    苏长和教授如果坚持“为民做主”的理念,尽管继续发表宏论,那是他的权利,但奉劝苏氏千万别将“为民做主”与“民主”生拉硬扯到一起。因为“为民做主”早就是中国数千年来皇上、官僚一直挂在口边但毫无保障的宣示,是用来标榜自己、欺骗百姓的说辞,是“臣民”可怜兮兮绵延千年至今的跪地呼号,它与“民主”——主权在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及“权为民所赋”等——毫不沾边。不过苏教授硬要扯也没关系,因为今日中国百姓大多数早已不是“文革”中盲目山呼万岁的愚民,如此“忽悠”,此路不通。

    五、说“东”道“西”之怪象

    怪象之一:自己实践“××主义”遭遇国际性全局性滑铁卢,可仍然“自信”不已,并不认为这个“主义”已经“衰落”;而一看到某些国家实践“民主”出了问题和曲折,便手舞足蹈幸灾乐祸,便不迭断言他们的民主“已经退化和衰落”。对同类事物的判断取迥异的逻辑,能说不怪?

    怪象之二:某些人一方面宣称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衰落”,中国正迅速崛起蒸蒸日上,革命口号喊得比谁都坚决,一方面又拼老命将自己的后代甚至夫人纷纷送往自己“恨”得咬牙切齿的“西方”求学、买房定居搞“绿卡”,把大把的钞票送往“恨”得咬牙切齿的“西方”银行,甚至连红歌唱得比谁都响几乎“红”到边的薄熙来也不例外。这岂不怪哉?

    怪象之三:“民主”明明已为东西方所共识共用,苏长和一类“学者”说到“民主”却言必冠“西方”或“西式”,而同为从准西方传来的马克思主义却从不见学者为之冠以“西方”二字,反而将其视为我们的“老祖宗”,似乎是国产货,岂不怪哉?弄得有些小孩子奇怪地问:马克思爷爷是中国人吗?是外国人?那怎么会成为我们的“老祖宗”?——我们不得不承认,看来“西方”好东西还真不少。

    怪象之四:我们对于“西方”传来的电视、手机、电脑、互联网、高铁技术、汽车及各种生产技术以至照相机、香水等等等等来者不拒,也不冠以“西方”二字,而唯独对产生出这些领先世界的技术所在国家的“民主制度”却不屑一顾,且严防死守若洪水猛兽,批判得义愤填膺同仇敌忾。这能说不怪?我们都知道寓言“点金术”的故事,可一些人却蠢到只要金子,对“点金术”反而不屑一顾。如此,我们怎如何超“西方”?这能说不怪?

    中国是世界历史上的文明古国,曾是泱泱帝国,但不论西方还是东方,实行“民主”政治体制后,均后发居上——成功者必有过人之处——对此我们本应很好研究之、借鉴之,拿来通过改造为我所用,进而超越对方;可我们却鲜见有细致入微地研究他们成功原因的学者,更未见本文提到的《民主的模式:36个国家的政府形式和政府绩效》那样实事求是的务实研究之作,见到最多的却是对“西方民主”的全盘否定,说是这样那样的“欺骗性”,明明我们已经有所借鉴,却绝口不提他们的制度中有分毫的可取之处。可我们想不通的是:这样具有“欺骗性”的制度咋就使他们的国家发达到后来居上领先世界一个多世纪?

    结 语:

    其实,不论哪个国家的“特色民主”都不可能是完美的,美国民主更不是唯一典范。实践证明,世界上完美的可以包治百病的政治制度还没有产生出来。而作为与“独裁专制”对立的“民主”只不过是迄今为止最不坏的制度而已,所以它不胫而走,所以为人类大多数所认同和吸纳,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即便是认同民主价值的国家,到建立和完善一整套制度,还有相当的路程要走,并非一旦“民主”便能解决一切问题。制度设计是一个更为科学细致、须不断探索和验证的工程但对民主基本价值的认同和实践,便是进步的开始,而不是为了所谓“独立之国格”而将成功的治国理政经验与成果拒之国门外。这便是现实。

    中国如能海纳百川,集人类民主探索的经验成果为己用并有所创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可能领先世界——我国改革开放近30年实践成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美其名曰为了“独立之国格”而急急忙忙把已经取得巨大成功、人类大多认同的“民主”经验和成果人为“降级”为“地方知识”,并将其拒之国门外,这究竟是“自由之精神”,还是愚蠢可笑的自设藩篱、画地为牢、夜郎自大?我们如果只要发达国家的技术和高科技产品,却对促进产生这些技术和高科技产品的社会制度符合客观规律的因素一概“降级为那里的地方知识”不屑一顾,拒之门外,我们能赶超发达国家吗?笔者并不认同所谓“全盘西化”,但日本明治维新确实“全盘西化”,可他们何尝丧失了所谓“国格”呢?相反的倒是他们过于膨胀,以致疯狂到偷袭美国的珍珠港!

    苏教授难道看不见:导致我们进步和崛起的每一点——及至目前的种种改革,凡有效者,有哪一点不是朝着“民主”的迈进所取得的?我们是“照搬”还是借鉴?导致改革出现种种弊端、问题的根源,又有哪一点不正是因为与“民主”的原则及我国《宪法》有关民主的规定相悖而产生的呢?这是所谓保持“独立之国格”还是自设藩篱,画地为牢呢?□

    2014年2月10日   

    【参考资料索引】

    1、应学俊:对话苏长和:“民主”与“为民做主”

    2、中国网:59岁法学教授刘景一跪访替人维权

    3、应学俊:郑志学自设“话语陷阱”大观之二(我国《宪法》对“西方宪政价值、法则”的认同和借鉴

    4、应学俊:答《环球》:中国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另见“战略网”

    5、应学俊:卡扎菲因“不听老美的话而倒台”?

    6、应学俊:如此盲人摸象看中东“动荡”?

    7、应学俊: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一

    8、苏长和:走出民主政治研究的困局


    博客日报手机版二微码(扫描即可关注)

    博客日报如今已成为中国网民最受欢迎的新媒体!
    在手机上快捷浏览博客日报:
    一.扫描左侧的二微码 二.在手机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网址m.bokerb.com
    看到手机版首页后,即可点右上角的按钮,设为收藏,或直接转发到朋友圈。设为收藏后,随时可在微信-收藏中打开浏览,非常便捷。
    分享到:
    阅读[] | 点击查看评论[]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评论(↑按时间顺序  ↓按时间倒序) 发评论
    发评论
    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昵  称: 点击登录评论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应学俊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
    博客访问:
    今日访问:398
    加为好友
    相关博文
    ·大圹圩农场十二年之三十..
    ·抗日神剧是精神与思想变..
    ·世上真有无神论者吗?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矮小..
    ·睿智理性,才能立于不败..
    ·人民公社的兴起与衰亡
    ·大圹圩农场十二年之三十..
    ·啊非洲,伟大的祖国我回..
    ·评中美关系现状与未来
    推荐博文
    ·这已经是一场前所未有的..
    巴山夜梦
    ·《伦勃朗的时代—16至18..
    金陵居士
    ·只剩下《断背山》
    玉面书生
    ·天朝的溃烂
    玉面书生
    ·说一部少儿不宜的片子!..
    玉面书生
    ·杂草丛生(566)
    沧海一粟
    ·做贪官情妇 是个风险活
    牛笑
    ·牢记对党忠诚这个根本
    裘是
    ·争做“三严三实”的好干..
    裘是
    最近访客
    溪行2013
    长河落日处
    向往未来
    业州愚公
    文戎
    丘文亮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