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日报
用户名: 密码:
草根视界
http://yxjedu.bokerb.com
  • 首页
  • 博文
  • 相册
  • 关于我
  • 正文
    驳喻中“说梦”
    博主:应学俊  发表时间:2013-06-16 23:20:25  

    驳喻中“说梦”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在喻中看来,对于国家“制度安排”这样重大事项,其依据竟然既不是人民意愿也不是《宪法》,而是“具体情况”甚至还有什么“特定语境”!呜呼,中国现今“具体情况”是什么?“特定语境”又是什么?这种贻笑大方的无知无羞之语出自法学院院长喻中之口,难道不怕成为贻笑大方的“千古绝唱”?这就是中国的“法学”?而这大约也就是喻中心目中的“道路选择”了吧。


    《红旗文稿》6月14日发表首都经贸大学喻中教授《“中国梦”与民主政治道路的选择》(以下简称《道路选择》)。喻中此文与前一天发于《环球时报》的《有必要再认识东方智慧》一样——反“宪政”,只不过多了一招“抽象肯定具体否定”弯弯绕。《环球时报》立刻转载推出,只是这次没放在“文化娱乐”版,而是正儿八经放到“思想学术”版,以示重视。

    但我们不能不说喻中在“炒冷饭”,此次《道路选择》实为今年1月喻中发于《环球时报》的《“宪政梦”成热词,宪政是什么?》的翻版,其观点乃至某些段落、语句几乎一样。而此前喻中该文,笔者已撰文批驳《宪政“国情论”可以休矣》。作为教授,如此“炒冷饭”,真的使人感到身上有点“冷”得起鸡皮疙瘩。

    但,“旧瓶”中毕竟也还勾兑了一些“新酒”,所以笔者还是得说叨说叨——是为《驳喻中“说梦”》。

    一、“宪政梦”里有什么?很清晰——喻中搅混水是徒劳的

    喻中教授被任命……作为法学教授的喻中,在自己提出‘宪政’是什么问题后,却既不给出自己对“宪政”的界定,也不敢引述国内外政治学者对于“宪政”做出的概括性理论性定义,而是以曾经的梁启超、孙中山关于宪政的某些构想和尝试性实践作为“宪政”概念的定义(客观上如此),这实在是令人齿冷的诡辩伎俩,不是学者应有的为文之道——按喻中之说,好像现在呼吁行“宪政”就是要搞梁启超、孙中山设想的那一套,这岂不笑话?这不是混淆视听、欺骗受众又是什么?

    对于“宪政”的基本概念,虽然定义有多种,但即便西方政治学家也说得很清楚。已故美国当代著名国际法学家路易斯•亨金认为,宪政意指“成立的政府要受到宪法的制约,而且只能根据其条款来进行统治受制于其限制”。还有学者认为“宪政是这样一种理想,正如它希望通过法治来约束个人,并向个人授予权利一样,它也希望通过法治来约束政府并向政府授权。”——若论“宪政梦”里有什么,这里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不知搞法学的喻中教授为何不敢引用,却王顾左右而言它?

    《宪法》是“宪政”的前提,而民主又是制定《宪法》的前提,如此而已。在经过民主程序制定了大家基本认可的《宪法》后,严格“依宪执政”,而不是依任何高居于《宪法》之上的个人或团体的权力和意志执政,这便是“宪政”。——若问“宪政”里有什么,这才是答案。其它都是诡辩式扯淡。不信再请看——

    意大利政治学家萨托利对于“宪政”概念的基本界定做了更加学理性的概括:“宪政是民主制度的基础和保障,同时也是对民主政治的制衡,在宪政国家,政府和公民的行为都是有边界的,不能互相僭越。”——这便是“宪政”,而这恰恰与习总书记“宪法的权威和生命在于实施”、“依法执政的关键是依宪执政”、“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几乎如出一辙。在论及宪政的文章中却不敢提及和解读习总书记关于实施宪法的宣示,不敢提及国内外政治学者的界定,作为法学教授,如此扯东说西,谈梁启超、孙中山的构想,玩弄偷换概念的障眼法混淆视听,伎俩拙劣得如此,怎对得起“教授”、“博导”称号!

    为了模糊“宪政”的概念,喻中以多元化为由,说“‘宪政梦’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清晰的、具体的梦。可是,多元化并不是“不可知论”的代名词。从以上“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学家”和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来看,“宪政梦”恰恰是非常清晰、具体而可操作的。就是看愿不愿、敢不敢去做,敢不敢“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如此而已。

    为了实现喻中心目中那种“政治体制”的随心所欲、便宜行事,或曰维护现有政体上的“痈疽”,喻中说:“……特别是宪政,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没有固定的模式。此说完全是喻中式诡辩。请问喻中:按民主政治程序制定《宪法》并得到广泛认可(如毛泽东1954年将宪法草案发布于人民日报广泛征求意见),然后“依宪执政”,这难道不是“宪政”的基本模式?

    喻中口口声声“必须从本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必须根据特定语境下的具体情况”来做“制度安排”——就是绝口不提《宪法》和人民意愿——喻中心里想说的究竟是什么?这句话的具体指向难道不很荒谬吗?对于做“制度安排”这样重大的事情,其依据竟然不是“人民意愿”和《宪法》,而是什么“具体情况甚至还有什么特定语境?——当法学教授说出这种贻笑大方无知无羞之语,难道不怕成为“千古绝唱”?不过,这大约也就是喻中的所谓“道路选择”吧。

    抹杀“宪政”客观存在的理论性概括性定义——或者说,反宪政者从不敢引述国内外政治学家对于“宪政”的理论性定义,也不敢论及习总书记关于实施宪法的重要讲话——而将某些因种种原因并未成功实践的历史构想、或某些国家的具体宪政制度等同于“宪政”的基本概念,这就是喻中、郑志学等等一类反宪政者的诡辩伎俩。然而,光天化日之下玩小把戏,一旦揭开那块用以遮盖“把戏”的魔术黑罩,一切龌龊便尽显众人眼前。

    “宪政梦”里有什么,“宪政”的实质是什么,国内外学者和习总书记说得清清楚楚,岂是喻中东扯西拉、偷天换日可以蒙骗国人的?

    二、戳穿喻中构陷国人、偷换概念的把戏

    喻中继续玩弄他的障眼法——偷换概念并恶意构陷——把当前国人对于“宪政”的呼吁说成是“在民主政治建设上,试图东施效颦式地模仿某个国家”,似乎呼吁“宪政”者都是崇洋媚外的“带路党”。这是用某国家具体制度偷换“宪政”客观存在的理论性定义,也是对呼吁“宪政”国人的构陷。某个国家的制度=“宪政”概念吗?朝鲜的现行制度或中国“前30年”体制=“社会主义”经典概念吗?此外,又有多少人说过行“宪政”就是要“模仿某个国家”的呢?即便有个别人说过,它又如何能实现呢?

    假设确有人要“模仿某个国家”,不通过修订《宪法》可以实现吗?而我国现在是一个政治体制架构完整的国家,对于行“宪政”依据之《宪法》的修订并非轻而易举之事,那是要经过一整套政治程序的。岂是某人要“模仿某个国家”就随意能成的?此其一。

    其二,即便“修宪”,即便较大的修宪,那也与“宪政”本身无关。有些人说,行“宪政”了,就可以修改宪法甚至推翻现行宪法重打锣鼓重开台。但事实告诉我们,如上所述,修宪并非易事;此外,从1954年至2004年中国并未提出和实行“宪政”,但《宪法》已经修改过若干次——难道“修宪”与“宪政”存在必然因果关系吗?反过来我们可以说,正是因为没有行“宪政”,人大成了“橡皮图章”,《宪法》倒是很容易为某个领袖或团体所左右而任意修改的。这倒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所以此种恶意构陷和偷换概念的谬论是经不住一驳的。

    三、也说“中国梦”、“宪政梦”孰高孰低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这是喻中不止一次亮出的观点。然而这是非常可笑的观点。

    承蒙喻中并未完全否定“宪政”这一概念,只是说它低于“中国梦”;承蒙喻中这次丢弃了“西方”和“姓社姓资”的标签,而承认“抽象的自由、民主、人权是好东西”——当然,他接着就强调不同国家“自由、民主、人权”的“差异性”,否认这些概念原有的客观定义和内涵。当然这是不贴标签的“标签”,这“差异”也许就是喻中心目中的“中国特色”吧。但是,我们要将喻中“空对空”的泛泛而论落地,看看喻中能否回答下面的问题:

    1、中国《宪法》中“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与喻中所谓“抽象的人权”差异何在?

    2、中国《宪法》在“公民基本权利和义务”中规定的公民拥有各项具体的“自由”权与喻中所谓“抽象的自由”差异何在?是否有要贴上什么“标签”?

    3、中国宪法“总纲”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这与喻中所谓“抽象的民主”差异何在?即便这“民主”姓“社”,它该不该落实?与此相悖的法律法规和行为该不该纠正或废除?

    4、呼吁“宪政”者是要推翻以上《宪法》条款还是要积极促进以上条款的落实及完善相应法律法规呢?

    抛开具体《宪法》内容构陷呼吁“宪政”的国人,对习总书记关于实施《宪法》的一系列重要讲话讳莫如深;明明当今国内正因没有名正言顺地行“宪政”而使《宪法》不落实(包括缺陷)已产生严重弊端和危机,还兜着圈子维护这些弊端,还要“各美其美”——这就是喻中的伎俩和目的。在他看来,他引用过N遍的费孝通关于文化的那点论述,似乎比习总书记关于实施宪法的重要讲话更直接与政治、宪政相连,这岂不笑话!但这似乎也很容易理解,如果喻中敢于引用并解读习总书记关于实施宪法的一系列重要讲话,那就无异于对自己的文章“骂题”!“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宪政”要义之一使喻中一类人心底发怵而避之不及!

    “宪政”——即以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法治为基本价值,以《宪法》为执政施政依据的政治实践,亦即上述国外政治学者的界定和习总书记的阐述——从这层意义上说,我们可以认同“宪政梦”当在“中国梦”概念之下,因为“宪政”乃治国理政的手段,目的是实现社会公正、有序和国人的生活富裕和幸福。但是我们请喻中教授想一想:跳过“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一步进入“准社会主义”,中国曾付出怎样的代价,喻中或许真的不熟悉1949年以后的中国历史?如果连“宪政梦”这样的“小梦”都实现不了,在如此弊端重生危及执政党生死存亡危机的“具体情况”下谈“中国梦”岂不成了痴人说梦?

    否则,我们就请喻中教授不要玩“空对空”泛泛而谈,也不要论这个梦大那个梦小,面对“权大于法、违法执法、司法不公、官商勾结、腐败猖獗、买官卖官、社会矛盾淤积”等等涉及执政党生死存亡和国家可持续发展的危机,喻中教授能否开列出比“宪政”更科学的良方?

    如依然按喻中所言之特定语境和现政体上危及生命之痈疽的具体情况去做所谓“各美其美”的“制度安排”,我们就无法不说这是“痴人说梦”了。不过,若不是在如今痈疽凸显的体制下,改革开放开始时才八九岁小男孩的喻中,能否于去年10月由校党委任命为法学院“院长”,恐怕是很难说的了。

    其实,“中国梦”也好,“宪政梦”也罢,无须像喻中那样扯出《山海经》、梁启超去绕来绕去搅混水。百姓的语言是质朴的,天涯社区一位网友说得颇有代表性:“泱泱百姓所诉求的宪政,根本没有来得如此复杂,说到底,无非是对权力腐败、社会濒临崩溃绝望之余的‘限政’之盼而已!简单的愿望,被某些狗屁御用文人,搞到如此磨刀霍霍上纲上线,实在是学问之可悲、文人之可悲!”——不好意思,里面有一些不敬之词,为保持原貌未予删改。但话糙理不糙。□

    2013年6月16日

    【附录:喻中简介】 据西北刑事法律网介绍:喻中,1969年生,重庆人,1993年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后获西南政法大学法理学硕士,山东大学法理学博士。曾任重庆行政学院法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并任重庆大学法学院法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西南政法大学兼职教授,后任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另据首都经贸大学2012年10月25日报道,学校党委任命喻中为法学院院长。

    参考文献

    1、应学俊:戳穿诋毁“宪政”的诡辩伎俩

    2、应学俊:喻中教授宪政“国情论”可以休矣

    3、应学俊:活在《环球时报》的“阿Q”们——驳喻中的“东方智慧”论


    博客日报手机版二微码(扫描即可关注)

    博客日报如今已成为中国网民最受欢迎的新媒体!
    在手机上快捷浏览博客日报:
    一.扫描左侧的二微码 二.在手机浏览器地址栏输入网址m.bokerb.com
    看到手机版首页后,即可点右上角的按钮,设为收藏,或直接转发到朋友圈。设为收藏后,随时可在微信-收藏中打开浏览,非常便捷。
    分享到:
    阅读[] | 点击查看评论[]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若赞“秋后算账”,那更该狠批什么?
    评论(↑按时间顺序  ↓按时间倒序) 发评论
    发评论
    评论最大长度: 500字;还剩: 500
    昵  称: 点击登录评论
    验证码: verify code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博客日报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应学俊
    博客等级:
    博客积分:
    博客访问:
    今日访问:40
    加为好友
    相关博文
    ·违规补课屡禁不止的背后
    ·疑问时空2
    ·怎么个春回大地——给教..
    ·爸妈呀,是您们让我输在..
    ·疑问时空1
    ·计划生育始作俑者,其无..
    ·谁妻妾成群却敢顶撞皇帝..
    ·哪个皇帝死了,太后骂他..
    ·一副眼镜的故事
    推荐博文
    ·余远辉落马令人后怕的为..
    阎兆伟
    ·【组图】宣传册封面设计..
    郑武华
    ·日本战史记载“七七事变..
    天行健
    ·美扬言在南海对中国采取..
    八角鱼
    ·仙居
    吴巧婷
    ·冯梦云:关于“民主的缺..
    冯梦云
    ·“醒狮”的呐喊
    皇城一兵
    ·宝贵精神财富 强大精..
    枫株湖
    ·重磅利好来袭,A股为何还..
    郭施亮
    最近访客
    秋浦酒徒
    溪行2013
    长河落日处
    向往未来
    业州愚公
    文戎
    Copyright © 1996 - 2009 BOKERB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博客日报 版权所有